(完本)主角是方尊于雪艺齐姜的小说by大鹏展翅《都市大护法》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30 17:01

都市大护法小说是一本男频小说,主角是方尊于雪艺齐姜,此书正处于已完结,本站极力推荐阅读:一旁齐姜见到方尊,立马横眉冷竖,道:“方尊,瞄了个撇的,我几点给你打的电话,你怎么现在才来?而且你来就来呗,怎么居然还帮别人?你知不知道你是站在哪边儿的?”方尊见齐姜发火,立马笑道:“我的姑奶奶,我这来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你,你看你手机上面有多少个未接来电?你自己听不到,那我怎么办?不过这青铜剑我的确喜欢,我就买下来好了。”

推荐指数:8分

《都市大护法》在线阅读全文

都市大护法第19章 捡漏

时值十二月上旬,午时已过,方尊身着浅灰色内加厚运动装,行走于古玩街上。

接到齐姜的电话之后,方尊随意吃了点饭就马不停蹄地赶来了。不管怎么说,齐姜喜欢他,他对身材火爆的齐姜也有一些好感,所以并不介意两人再续前缘。

只是给齐姜打了个电话之后,方尊就联系不上她了,只能在古玩市场瞎逛。

闲逛的同时,方尊想利用遗物术士的特殊能力,看看路边有没有什么可以捡漏的低价真品古玩,岂料在摊上只遇到了几个油嘴滑舌的摊主与满地的赝品,却没有遇到一个有颜色表明真假的古玩。

不知走了多久,方尊忽然听到一道叫骂声。

“穷鬼,这把青铜剑,我出三千,你买得起吗?”

方尊抬眼望去,只见右前方有个摊位,上面摆放着一些象征秦朝时期的青铜器还有几把铜锈斑斑的青铜剑,摊主是个剃着光头的年轻人,看起来格外精明。

在摊子前面,有一男一女似乎是一伙儿的,男的西装革履,女的趾高气昂,手中拿着一把青铜剑高傲地挥舞着。

在这一男一女对面,有一个姑娘,尽管在冬天穿很多衣服,仍旧不显臃肿,看起来火辣之极,模样也十分美好。

这女人不是齐姜,又能是谁?

只是相较于昨天穿着奢华的齐姜,今天她穿着暗色系的衣服,所以显得并不是特别昂贵,也不是特别显眼,这就在摊子前被一男一女给羞辱了。

见状,方尊扬了扬眉,立马大步向前,然而就在他刚朝前走的时候,忽然愣了一愣,因为他竟然发现那青铜剑上闪过了一抹红色。

要知道,自从遗物术士的能力出现之后,方尊不仅能辨别古玩的年代,还能辨别古玩的真伪。

这青铜剑是古董,却又有些特殊之处。

扬了扬眉,接着帮助齐姜的由头,方尊上得前去。

只是,就在方尊来到摊前想要开口帮助齐姜与那对年轻男女说话的时候,一个穿着加厚版休闲服装的中年男人走了过来。

这男人器宇不凡,给方尊一种不怒而威的感觉。

“小姜,怎么了?”

中年男人出现的第一句话就让方尊闭上了嘴。

齐姜道:“爸,您那么快就看好了?”

方尊闻言一愣,这个看起来不怒而威的男人是齐姜的爸爸?

方尊知道,齐姜的爸爸名叫齐德,是术业珠宝公司的董事长。

看来齐姜说她陪她爸爸逛街这件事情,的确是真的。

中年男人宠溺地道:“听到你这边有事儿,爸来看看。”

于是齐姜就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地说了一下。

原来,齐姜最近想要做生意,购买一些古玩玉器充当场面,并看中了这把青铜剑。谁知道,这把剑原本的价格是一千,却忽然出现了一对男女,扬言他们也相中了,并将价格抬到了三千,还骂她是穷鬼,买不起。

齐姜这火爆脾气,不等瞄了个撇这句话说出来,齐德已经赶来了。

中年男人听到女儿受了欺负,正自皱眉,那挥舞着青铜剑的女人身边的年轻男子忽然赔笑道:“这位先生,敢问您是不是叫作齐德?”

中年男人扬眉道:“我是齐德,你认识我?”

那年轻男人的脸上立马堆积起了笑容,道:“嗨,这可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了。齐董事长,我爸爸是您集团麾下经理张取啊。我叫张郭,曾在公司的年度派对上,见过您一面。”

齐德回道:“张取啊,我见过他,很能干的一个人。”

张郭赔笑道:“实在对不起啊齐董事长,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没有认出来这美女是您家姑娘。那就行了,这把青铜剑当是我们夫妻二人送给贵小姐的见面礼。”

那摊贩见两边似乎认识,而且张郭夫妇得罪了齐德,想要把这把剑当做礼物送出去,眼珠微转,计上心头,扬声道:“唉唉唉,我重述一遍这剑的价格啊,这把剑的价格可是五千哦。”

张郭的妻子荀菲顿时跳脚了,尖声道:“喂喂喂,你这人怎么这样?这把破剑刚开始的标价不是一千么?现在怎么五千了?”

摊贩扬了扬眉,笑道:“您先前不也提了一次价么?再说了,此一时彼一时,谁还与钱过不去?这把剑现在就卖五千。”

张郭怒道:“我说你这人不讲究啊?做生意怎么能够坐地起价?这不是坑人吗?”

小贩摇晃着脑袋,也不理会这对夫妇,只是自顾自地道:“买不买随你们喽?得罪了人,还想要低价补偿?谁理你们呦。”

齐德见这把剑虽然有意思,却不是很想要,只是张郭夫妇居然嘲笑自己女儿,这是他所不能忍受的地方,所以没有言语,心想让张郭夫妇吃点苦头,也有可能改的掉狗眼看人低的毛病。

只是齐德没想到,这对夫妇似乎愈吵愈凶。

荀菲气得前胸乱颤,挥舞着青铜剑,厉声道:“你这小贩会不会做人?你知道我老公公是做什么的吗?是术业珠宝公司的经理,小心人一句话,让你在古玩珠宝界混不下去。”

小贩无所谓地道:“我这卖的全是纪念品,地摊货,不奢望朝古玩界混。”

张郭推开荀菲,冲着小贩怒道:“你不信不信我打电话喊警察抓你?”

小贩油盐不进,道:“那好啊两位,你们报警啊?我的东西我做主,爱买不买。”

张郭大怒,可余光一瞥齐德,心头戚戚,心道:用五千块钱解决这么一个人情麻烦,虽然亏是亏了点,老爸应该不会太生气,也罢,掏出五千就是了。

一念及此,张郭道:“那好,给你五千,这把剑是我的了。”

说着,张郭就要掏钱。

可是,小贩忽然笑道:“抱歉了您,现在这把剑不卖五千,改卖七千了。”

齐姜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齐德也笑着摇了摇头。

这么一把剑在别的摊子上很可能只值几百,卖一千已经很贵了,如今却因为一次小小的争执,而直接涨价到七千,张郭夫妇真要暴走了。

果然,荀菲大声喊道:“我说你这摊贩也太坑人了吧?刚才还五千呢,转眼就七千了?我说你要不要脸啊?七千块钱,你宰人呢?”

张郭也再也顾不及面子,恼火地道:“七千不可能。”

小贩摆了摆手,道:“不可能?那得嘞,您呐,去旁的地方看看吧。”

张郭瞥了齐的一言,心急如焚,伸出手指颤了颤,道:“你……”

张郭因为一直在啃老,张取每个月只给他一万的零花钱,如果这个月花掉七千,那他接下来的日子可就会变得很悲惨了。

便在这个时候,方尊挤开人群,走了过来,笑道:“那个,这位朋友,既然你们不想要,我挺喜欢这把剑的,七千块钱,不如就我要了吧。”

别人不知道这把青铜剑的价格,知道它只不过是一个赝品,可拥有遗物术士能力的方尊却清楚地知道,这把青铜剑根本哪里是赝品,根本是正宗的古董啊。

只是方尊晓得,别人却不晓得。

荀菲正不知道如何脱手这把剑,毕竟他们已经说了大话了,如果不买吧,唯恐齐德生气。如果买了吧,七千块钱未免太令人肉疼了。

如今有人争着买,他们对齐德也好有个交代,还能省下七千块钱。

一念及此,荀菲脸上立马露出了谄媚的笑容,一把将青铜剑塞进了方尊怀里,道:“这可是你说的,不准反悔。”

方尊嘿嘿笑道:“当然了。”

一旁齐姜见到方尊,立马横眉冷竖,道:“方尊,瞄了个撇的,我几点给你打的电话,你怎么现在才来?而且你来就来呗,怎么居然还帮别人?你知不知道你是站在哪边儿的?”

方尊见齐姜发火,立马笑道:“我的姑奶奶,我这来找了半天都没找到你,你看你手机上面有多少个未接来电?你自己听不到,那我怎么办?不过这青铜剑我的确喜欢,我就买下来好了。”

齐姜哼了一声,道:“不行,这青铜剑必须由他们来买,你把剑给我放下!”

这时,不等方尊继续说话,齐德已经问道:“小姜,这位是?”

齐姜摆了摆手,道:“爸,您还不认识这货色吗?他不就是我那以前的男朋友,方尊吗?哼哼,瞄了个撇的,这家伙把我抛弃去当兵了,这事儿我现在都忘不了呢。”

闻言,方尊有些尴尬地揉了揉鼻子。

齐德则微微扬起了眉头。

在齐姜小的时候,她霸占了当时帅帅胖胖的方尊,并哭着喊着让方尊的养父母喊她儿媳妇,并且让方尊喊她父母爸爸妈妈。虽然大家都认为他们是小孩子在玩耍,可齐姜的母亲对此却非常恼火。

齐姜的母亲是贵妇,自然不能容许自家女儿被这样的穷小子玷污,所以尽管是两个小孩在玩耍,也并不同意他们这样去做。

摇了摇头,齐德笑道:“原来是方尊啊,怎么,你退伍回来了?”

方尊点头笑了笑,礼貌地道:“齐叔,是啊,我回来了。”

见方尊这般模样,齐德有些意外地笑道:“呦,这去当了几年兵,变得这么有礼貌了?”

闻言,方尊有些无奈地揉了揉鼻子。

要说当兵之前,方尊的确有些混蛋,不仅抛弃了齐姜,说话做事还非常痞,几乎没有礼数。这也是齐姜的母亲不喜欢方尊的第二个原因。

既然方尊是自己人,齐德不得不提醒他道:“方尊,我不得不告诉你,这把青铜剑是赝品,毫无秦国古玩的特征,在别的地段最多几百块,花七千未免浪费了些,劝你三思而后行。”

方尊一边摆手说不浪费,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七千递给了摊主。

这一次来古玩市场,方尊足足取了一万块出来。

张郭见方尊居然真的那么傻,掏出了钱,心头一块大石头总算落在了地上,呢喃道:“想不到这个世上还有那么傻的人,这下可太幸运了。”

荀菲亦嘲笑道:“人傻钱多呗?”

方尊见这对夫妇前一刻还满脸谄媚,这一刻就冷言热语,哂笑着摇了摇头。

旁边早有看热闹的人围了起来,道:“这是件现代工艺品啊。七千块钱,小伙子,你买它可买亏了啊。”

“这家伙整天在这里摆摊,那比猴儿都精,能把好东西摆明面儿上?”

齐德见方尊执意要买这把青铜剑,并喊着不浪费,开玩笑地问道:“不浪费?难道这青铜剑还能是古董不成?”

方尊看向齐德,认真地道:“当然是古董,不然我买它做什么?”

旁边顿时嘘声一片。

“秦朝的青铜剑能放在这里?小伙子刚入古玩界吧?这眼力可够人宰的了。”

“真的,哈哈,这家伙也太搞笑了吧。”

荀菲掐着腰,讥笑道:“真是搞笑。人家齐董事长还有那么多人都看不出这是件真品,你一个小屁孩还能看得出来?再说了,好东西只能卖一千?当人家摊贩是傻子?”

张郭伸手捏了一下荀菲的屁股,嘲笑道:“不过还真要谢谢把这件赝品给买走呢。”

齐德面色古怪,道:“方尊,这青铜剑虽然铜锈斑斑,也是秦朝铜剑的形式,可明眼人一看都能知道是仿制的。我之所以大力发展术业公司,就是因为我也对古玩略知一二。依我看,这青铜剑可绝对不是秦朝的物件儿啊。”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