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作者誓不的小说-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赫连旭楚言卿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18:02

赫连旭楚言卿的小说是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是誓不作者的古言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小说精彩阅读:楚承泽上前一步,低头望向拉着楚方明衣摆的楚未离,眼中尽是纠结,片刻才开口道,“父亲,先叫大夫来吧,为三妹妹瞧瞧伤。”尽管他没说出口,但也算是变相的承认了确实是楚未离推得楚未辞,不说出来只是给楚未离留了面子,毕竟这事若是传出去,不仅对她的名声不好,还使得相府落人口实。

推荐指数:8分

《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在线阅读全文

嫡女归来傲娇冷王宠不够第7章 她的心思

她左右想不过来,又觉得一道犀利的眼光放在了自己身上,忙抬头去寻,正好对上楚方明的视线低垂着眼眸,“哄”的一声,本就慌乱的思绪如今更是一团糟。

“爹爹,”她冲过去跪在楚方明面前,满脸泪痕,芊芊细指指向楚言卿,“是她,是她不知耍了什么手段将姐姐推了进去。”

“是这样吗,言卿?”楚方明脸色难看的撇了过去。

“我……爹爹……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等我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二妹妹和三妹妹火海中了……”楚言卿模样越发可怜的娃紧紧地抿着嘴,眼泪盈眶欲出。

楚方明见她如此模样,心下不忍。

这么怯懦的她,又怎会欺负楚未辞和楚未离?她们可是两个人!

在场的所有人都觉得楚言卿太可怜了,分明是四小姐推得三小姐,这么多人瞧见了,竟还妄想她背这黑锅。

“承泽,你觉得呢!”楚方明有些下不来台。

“爹爹,别听那个贱人胡说,明明是她推的……”楚未辞连忙道。

“闭嘴!”楚方明狠狠瞪了她一眼。

楚承泽上前一步,低头望向拉着楚方明衣摆的楚未离,眼中尽是纠结,片刻才开口道,“父亲,先叫大夫来吧,为三妹妹瞧瞧伤。”

尽管他没说出口,但也算是变相的承认了确实是楚未离推得楚未辞,不说出来只是给楚未离留了面子,毕竟这事若是传出去,不仅对她的名声不好,还使得相府落人口实。

楚方明身处官场多年又岂会不明白楚承泽的心思,当下吩咐道,“都退下,今日这事若是传了出去,小心一个个人头不保,另外,传大夫到未辞的住处去候着。”

“爹爹,您要相信我啊,真的不是我,”楚未离惨声道,“真的是楚言卿啊。”

“你给我闭嘴,”楚方明只觉得太阳穴处突突的跳,“你和未辞的弄玉阁距这里不近,夜里不睡觉又来这里作甚?”

“我是要教训她一下的,我没...”

“承泽,把未离拉下去禁足,罚抄《女戒》百遍,何时抄完何时再出来。”

薄如翼的眼皮垂下,掩下了楚言卿眼底闪过的冷光。

有的时候,话越多暴露的越多,而不说话的才是占据主导的那个。同时,她深知自己生得一张清纯的脸,眼睛闭合间漾出无辜,扮着怯懦的模样不仅能得到众人的怜惜,还是掩护自己最好的面具。

偷鸡不成蚀把米,她嘴角轻挑,初战告捷!

屋子里的床铺被烧了自然不能再住,顾洛思索了一下便让仆人收拾出一间偏房出来,拍着楚言卿的手告知她先委屈一下,待明天一早就遣人来修。

楚言卿低头应下,又恰到适宜的问了一句“辞儿妹妹如何”,不仅让顾洛觉得她懂事,更会让她觉得楚言卿确是个软性子。

“老爷自会安排好的大夫来为她治伤,你莫再惦记,时候也不早了,早些休息吧,不用出来送了。”

“言卿知晓了。”

楚言卿乖巧的回道,顾洛满意的点点头,唤了丫鬟来搀着她离开了。这边顾洛刚走,房门又被人敲响了。

“二妹妹,你可休息了?”

“没,”楚言卿拢了拢衣衫,“大哥进来便好。”

来的正是楚承泽,他身形修长,嘴角带笑,手中端着一碗药,冒着徐徐的热气。

“今夜之事想来你也受惊了,便给你端来一碗安神汤。”

楚言卿接过来,双手捧着,道了声谢。

“你莫要怪三妹和四妹,她两个被父亲宠坏了,性子自小就顽劣,想必也是嫉妒你刚来就得了父亲的宠罢了。”

得宠?她流落乡下十二载,孤苦伶仃受了多少苦,若是得宠的话又岂会如此?心底这般想着,面上还是温温弱弱的笑,“言卿只当是两位妹妹的恶作剧,哪里又会当真。”

“如此便好,这药快些喝吧,莫要凉了。”

“嗯。”

楚承泽就站在她身边看着她,瞧着她捧着陶碗一小口一小口的喝,许是药还有些烫,她拢着小嘴轻轻地吹,纤长的睫毛在眼底打下一层阴影,琼鼻上冒出一点汗珠,唇上因着沾了药水在烛光下闪着盈盈的光。

他心思微动。楚言卿对于楚承泽来说,是初来乍到的陌生人,虽有意将她视为自己的妹妹,但亲情着实难以产生。

感受到一抹灼灼的视线,楚言卿放下陶碗抬头去看,正好瞧见楚承泽盯着她出了神,眉头微蹙,柔声唤了声,“大哥?”

楚承泽瞬间红了脸,“二妹妹早些休息,我先走了。”

话落便匆匆出了屋子。

楚承泽年长她三岁,十七岁的年纪自是会对异性产生些旁的心思,却不想竟将这心思放到她身上了。

楚言卿一声讥笑,熄了灯上床休息,一夜好眠。

翌日,晨光初晓,守在门口的丫鬟们端着洗漱的用品依次走进来,伺候楚言卿洗脸漱口。

她披着一件青色厚衫,被安置在梨花木的梳妆台前,铜镜虽照人不清,但依稀能映出一个出世单纯的女孩模样。

一个心灵手巧的丫头为她挽发,耳侧垂下几缕小辫,插上一只流云簪,娴静中又不失孩子家的灵动。

为她化妆的丫鬟仔细打量着她的脸,许久才在眉上落了笔,勾出两道弯弯的柳叶眉,镜子被丫鬟挡着,楚言卿也瞧不见自己现在的模样,料想她们也不敢在这上面动手脚,索性也就“任人摆布”了。

这一通弄下来就花了一番功夫,她裹着裘衣出屋时,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漪澜小筑院中比较空,几根孤零零的竹子立在那儿在晨曦之中衬的萧条,仲冬的清晨总爱起雾气,扑在人脸上带着湿冷的感觉,楚言卿差着一小厮带她去大厅,一路上暗暗打听了楚未辞的现状。

“听说三小姐状况很不好,昨夜回到弄玉阁之后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赵姨娘守在门口劝了很久才露了面,大夫这才得以给三小姐医治。”

小厮将自己知道的都一一道来,楚言卿末尾看似衷心的道一声,“希望辞儿妹妹能早日好起来,”

她睨着眼去看小厮的表情,随后露出一抹微笑。相信用不了多久,相府的仆人就都会认为新来的二小姐是位心地善良的人儿。

楚言卿是第一个到的大厅,彼时所有的丫鬟小厮还都在打扫,见她到来皆停下手中的活唤了声“二小姐”,她点头应下,找了张椅子坐下静等着其他人的到来。

“二妹妹起得这般早,可是昨夜没有休息好?”

第二个到来的是楚承泽,他一进大厅就瞧见坐在一旁的楚言卿,像是带着魔力一般,楚承泽觉得他这位妹妹总是让他忽略不掉的存在。

楚言卿站起来欠了欠身,“大哥勿要挂心,言卿一切都好。”

她说话总是柔柔的,带着这个年纪女儿家该有的娇俏,眸光闪来闪去,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鹿。

“如此便好。”

“大哥,言卿想多问一句,辞儿妹妹该如何了?都是女儿家,对相貌是极为在乎的,若是...”楚言卿故意顿了顿,换上一副担忧、自责的语气,声音带着微颤,“辞儿妹妹是在我那里出的事,言卿可当自责不已。”

“二妹无需担忧,父亲已经请了最好的大夫来为三妹医治,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痊愈,只是现如今要在屋子里好生养着,出不来罢了。”

“那我也便安心”,楚言卿转身擦拭并不存在的眼泪,这样子看在楚承泽眼中着实令人心疼,多么单纯的丫头啊,明明是三妹想要整治,反过来出了意外她还这般担忧她,他对楚言卿的好感又提了几分。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