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主角是谭以琛郁可可的小说by白团子《与你同白首》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30 15:06

与你同白首小说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谭以琛郁可可,此书正处于已完结,本站极力推荐阅读:“可可,你现在在哪儿?方便出来吗?”电话里,娆姐的声音染着几分阴冷,她顿了两秒,不待我回话,又冷笑着补充道:“我逮着郁达天那老小子了!强子他们已经把他堵我家来,你过来一趟吧,咱跟这老小子好好玩玩儿!我就不信耗一晚上我还从撬不开这王八蛋的嘴了!”

推荐指数:8分

《与你同白首》在线阅读全文

与你同白首第十九章 或许我已是过去式

得罪什么人?我颦起了眉,努力的回忆着,随后,淡漠的摇头:“没有啊,我做事一向低调,平时除了拍戏,基本不跟圈内人来往。”

我说的是实话,这一行最常见的就是被熟人背后捅刀,表面上亲亲昵昵,互称闺蜜,背过身去就能互相撕咬,踩着对方的身体往上爬,早就在这方面吃过一次亏的我这次重返娱乐圈立志绝不会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索性不跟同剧组的演员们打交道,让他们想阴,都没办法阴我。

闻言,娆姐沉默了,片刻后,她像是想起什么一般,突然抬头问我:“那会不会是谭以琛的缘故?你刚出道就傍上了这么大的一个老板,这可是很容易遭人嫉妒的!”

娆姐的话很有道理,想当初我还不是谭以琛的***的时候,谭以琛不过跟我说了两句话,就惹得一众女演员咬牙切齿,现在我真的傍上了谭以琛,她们背地里还不得把肺气炸了!

“这样可可,你仔细调查一下,看跟你一起拍过戏的那些女演员们,谁跟报社、记者什么的有联系,我估摸着,这事儿肯定是她们在背后捣的鬼!”娆姐给我出主意道。

我点了点头,仔细回忆着跟我合作过的女演员们,然后单独把几个有背景的女演员列了出来,找经纪人和圈儿里几个比较八卦的女艺人们打听了一下她们的背景,希望能揪出这个背后捅我刀子的幕后黑手。

可是结果却不尽人意,折腾了一天,什么也没查到。

傍晚时分经纪人又给我打了个电话,气急败坏的质问我虐待父母的头条怎么还没扯下去,我也不敢说我跟谭以琛闹矛盾了,只能敷衍他说谭以琛太忙了,我暂时联系不上他。

经纪人似乎嗅出了什么,用一种很古怪的调子问我:“郁可可,你和谭以琛不会是崩了吧?”

我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想都没想便矢口否认了:“怎么可能!他前天还在我这儿过夜来着!再说了,我们要是崩了的话,他怎么可能还让我在他家住着?张哥,您就别瞎操心了,我们好着呢!”

“最好如此!”经纪人冷哼了一声,然后挂断了电话。

我虚弱的瘫倒在了床上,浑身上下,全是冷汗。

我开始无法自控的去想经纪人刚刚说过的话:我和谭以琛,是不是真的崩了?

不……不会吧?我捂住心口,心脏慌乱的跳着,跳得我全身都止不住的发抖。

不能吧!我咬紧了牙关:就因为我昨晚在餐厅请林雨菲坐下了,他就要把我给甩了?

这也……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

我拿起自己的手机,心如死灰的翻着我给谭以琛发过去的短信,五十一条,从早上到现在,我一共给谭以琛发了五十一条短信,从认错到致歉,从致歉到哀求……信息的内容越来越没有尊严,我的心也越来越冷。

他不肯理我,或许在他的眼里,我已经是个过去式了吧。

想想也没什么不可能的,他是什么身份,我又是什么身份?若是最初他还能因为我的乖巧对我保持一丁点儿的好感,那么我相信,在“虐待父母”的新闻被爆出来的那一刻起,那少得可怜的好感,也瞬间消失殆尽了。

一个靠卖身上位的十八线开外的小艺人,靠着他的地位拍了一部戏便沾沾自喜,六亲不认,殴打六十老父……

我突然明白谭以琛为什么不肯理我了,换做我是他,我也不愿意理这蛇蝎心肠又不知好歹的女人。

我把脸埋到了自己的膝盖里,抱着双腿无声的哭了,我以为这一次回来所有的一切都会和以前大不一样,可到头来却猛然发现,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我再一次被我那可恨的父亲害得一无所有!

夜色越来越深了,我把自己抱成了一个团瑟缩在床角,如果这是电视剧的话,男主角这时应该破门而入,然后霸道而又不失温柔的把我拥入怀中。

可惜生活不是电视剧,而我的男主也早已在一年前离我而去,我动了动僵硬的四肢,动作缓慢犹如垂死老人一般的躺了下来。

这时,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我猛的从床上蹿了起来,迫不及待的拿起手机,连来电显示都顾不上看,便按下了接听键。

“喂?”我秉着呼吸,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我以为给我打电话的是谭以琛,可最后,电话那端传来的却是娆姐的声音。

“可可,你现在在哪儿?方便出来吗?”电话里,娆姐的声音染着几分阴冷,她顿了两秒,不待我回话,又冷笑着补充道:“我逮着郁达天那老小子了!强子他们已经把他堵我家来,你过来一趟吧,咱跟这老小子好好玩玩儿!我就不信耗一晚上我还从撬不开这王八蛋的嘴了!”

我吃了一惊:“你把郁达天抓起来了?”

闻言,娆姐冷哼了一声,强忍着怒气回答我说:“没错!我从你那儿回来就派人去找这混球了!妈了个鸡!你猜我在哪儿找到的这混球?赌场!***背着好几万在地下赌庄霍霍!一掷千金出手可***阔绰了!”

我又是一僵:几万?郁达天哪儿来的那么多钱?前几天他来找我的时候,明明还是灰头土脸的。

“行了,不说了,说了就来气!你赶紧过来吧!我在大门口等你!”娆姐狠狠的啐了一口,随后挂断了电话。

我来不及多想,匆匆忙忙的收拾了一下自己后就心急火燎的下了楼。

感到娆姐家的时候已经深夜两点钟了,娆姐站在大门口抽着烟,见我来了,便大步走上前来迎接我。

“抽吗?”她递给我一支烟。

我摇头:“戒了。”

“来一根吧。”她坚持把烟递给我:“稳定一下情绪,毕竟,后面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于是我接过了香烟,动作熟练的吞云吐雾,让尼古丁来安抚我的焦躁和不安。

“不用怕。”大概是看出了我的忐忑,娆姐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沉声安慰我道:“有姐在,那老小子不敢把你怎么样。”

我心里突然升起了一阵感激,我和林娆不过萍水相逢,可她一直都在不计得失的帮我,我想,如果我有个姐姐的话,应该就是她这般模样吧。

“谢谢。”千言万语涌在心间,可最后,我只说出这么两个干涩无用的字眼儿。

“都是自家姐妹,客气什么!”娆姐笑着,随后引着我进了屋。

屋里,强哥和他的小弟们正在殴打郁达天,郁达天一开始还在连连求饶,见我来了,他突然硬气了起来,猩红着眸子恶狠狠的瞪着我,嘶哑着嗓子对我喊道:“郁可可!你个没良心的狗东西!我就知道他们是你派来的!你打我吧!你打完了我我明天还找记者曝光你!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咱们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我气的浑身发颤,简直恨不得拿刀砍死着王八蛋,他就是一只臭虫,谁沾上,谁惹一身脏!

“你觉得,你有命活到明天吗?”娆姐冷笑一声,目光阴凉的看向郁达天。

郁达天脸上的表情突然僵住了,他吞咽了一口血水,踉踉跄跄的向后退了两步,满目惶恐的盯着娆姐和强哥:“你……你们想干什么?”

娆姐唇角的笑意勾得更深了:“你说呢?”

娆姐话音刚落,站在郁达天正对面的强哥突然捏了一下拳头,随着强哥捏拳头的动作,他的骨关节处发出“咯咯咯”的响声。

我相信,这响声听在郁达天耳朵里,跟死神的脚步差不多。

“你……你们不要乱来啊!”郁达天怕了,他慌里慌张的退到了墙角,装腔作势般的喊着:“这……这……这可是法治社会!杀……杀人可是犯法的!”

“没人报案就没关系啊。”娆姐摊摊手,以一种若无其事的语气对郁达天说:“反正老太太已经死了,可可是肯定不会管你的,你的那些狐朋狗友谁愿意为了你沾惹麻烦?像你这种人,就算我们把你打死了那又如何?顶多是明天黄浦江里又多了一具无名男尸,登出新闻都没人会去认领你!”

娆姐其实是在吓唬郁达天,你别听她说的头头是道的,其实全是唬人的。

牵扯上命案,那可不是小事儿!倒时候警察真追查起来,我和娆姐强哥他们都得吃不了兜着走!

不过郁达天不知道这些,他一个赌鬼,学都没上过两年,又怎么会懂法律呢?

所以,他很快便被唬住了。

“你……你们不要乱来啊!”郁达天面色惨白,双腿一直在打着哆嗦,他本能的想要往后退,可后背早已贴上墙面的他此时已是无路可退。

“可可!我可是你亲爹啊!”走投无路下,他把希望寄托到了我身上:“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我活活打死啊!”

“你少***在这儿拿可可说事儿!”娆姐听不下去了,轮起地上的椅子便朝郁达天砸了过去:“郁达天,你***给老娘我听好了!识相的,就赶紧交代是谁指使你到记者跟前闹的,否则的话,我保证你明天早上变成黄浦江里的一具死尸!”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