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凤命狂妃霸道邪王宠上天》(穆墨洵徐惜夏)小说阅读by月下长安

发布时间:2018-12-03 11:31

连载中小说凤命狂妃:霸道邪王宠上天是著名作家月下长安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穆墨洵徐惜夏,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重生小说凤命狂妃:霸道邪王宠上天精选篇章:竹芸和芳草对视了一眼,皆听不懂徐惜夏话中的意思,但她们知道这个时候最是应该安慰自家小姐,至于那些听不懂的言语,日后再问便是了。

推荐指数:8分

《凤命狂妃:霸道邪王宠上天》在线阅读全文

凤命狂妃:霸道邪王宠上天第二章 书房,斗智斗勇

“小姐,这是怎么了?”竹芸感受到入手处的湿漉,顿时红了眼眶,“芳草,芳草,快,准备一碗姜汤!”

说话间已然扶着徐惜夏进屋,伺候她换了身干爽的衣裙,又用棉被裹着她,好让她能暖和一些。

手中抱着杯热茶,徐惜夏看着竹芸忙前忙后的样子,眼泪毫无征兆的落了下来。

前世她到底是有多眼拙,才会错把珍珠当鱼珠?

芳草端着碗姜汤,脚步匆匆,一进屋便瞧见徐惜夏落泪的模样,急得连走几步上前:“小姐,您……您怎么哭了?”

闻声,竹芸也走了过来,见徐惜夏哭得眼睛红红,鼻子红红的,不由得也是鼻头一酸,险些落下泪来。

“小姐,您莫哭,告诉奴婢是谁欺负了你,奴婢便是粉身碎骨,也要让她付出点代价!”芳草怒道。

徐惜夏摇头不语,伸手抱过两个丫头,头顶着她们的额头,哽咽道:“我只是……见到你们,很高兴!感谢上天,你们都还在!”

竹芸和芳草自小陪着她长大,情同姐妹,忠心耿耿,一想到前世她们二人为她所累,被乱棍打死,徐惜夏便万分难过。

如今再见竹芸和芳草,徐惜夏再次感念上苍,让她得以重生,再见亲人。

竹芸和芳草对视了一眼,皆听不懂徐惜夏话中的意思,但她们知道这个时候最是应该安慰自家小姐,至于那些听不懂的言语,日后再问便是了。

轻轻拍着徐惜夏的后背,无声的安慰着她,见她情绪渐渐平复,竹芸才将姜汤端到她的面前:“小姐,姜汤……”

徐惜夏接过来,只来得及喝一口,便听到院子里传来巨大的响声,像是院门被狠狠踢开的声音,眉头一皱,正想让竹芸出去看看,便听见一道声音透过门窗,传了进来。

“大小姐,老爷在书房等着呢,请吧!”

声音之轻蔑,差点让性子直爽的芳草暴走。

徐惜夏挑眉,今日盛宴,父亲应当再客厅待客才会,为何会在此时请她过去?

略微一想,心中有了猜测,便嘱咐竹芸道:“我离开之后,你便去寻战王爷,就说老爷有请,将他请到书房即可。”

竹芸不明所以,却还是应了。

徐惜夏一口饮尽了碗里头的姜汤,起身带着芳草走出正屋,居高临下的看着眼含轻蔑,一点规矩都没有的秦嬷嬷,眼神中闪烁着寒意。

“秦嬷嬷尊卑不分,主仆不分,杖责二十。若再犯,赶出丞相府。”

说罢,带着芳草往院门口走。

秦嬷嬷正要跟上去,却被院里的嬷嬷捉住,奋力挣扎,冲着即将出院门的徐惜夏大喊大叫:“放开我,放开我,大小姐不懂事,你们也不懂事吗?我是外院的管事,是老爷的人,大小姐不能罚我,也没资格罚我……”

闻言,徐惜夏停下了脚步,没有转头,只淡淡道:“聒噪,再添十杖,你们给我数好了,少一杖或是打轻了,受罚的就会变成你们!”

说完,抬步踏出院门,拐弯前往书房。

留在院子里的竹芸亲眼看着秦嬷嬷被架上了长凳,看着第一杖落下,听着她的惨叫声,才凑过去道:“秦嬷嬷,小姐再怎么不得宠,那也是徐家的大小姐,是主子,咱们做下人的就该有做下人的样子,秦嬷嬷,你说是不是?!”

说着,抬头看向执杖的两个嬷嬷:“小姐是什么脾气,你们都很清楚,一向是说到做到的,你们好自为之。”

说完,又瞧着秦嬷嬷被重重的打了几杖,才放下心,匆匆忙忙的出了院门,到处寻找穆墨洵的踪迹。

书房。

徐惜夏站在书房门口,看着笔走龙蛇的“归元书斋”四个大字,心中感慨。

前世因为母亲的关系,她和父亲离了心,这书房便再也没来过了,而今再次站在它的前面,心境已然和从前不同了。

“父亲。”徐惜夏唤道。

“进来。”屋内传出了声音。

浑厚的嗓音是如此的熟悉,徐惜夏一下子便红了眼眶。

进了书房,徐惜夏毫无意外的看到徐宣琪手执绣帕,默默的垂泪,而八皇子则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目光始终不离徐宣琪。

收回目光,徐惜夏来到徐渊的面前,福了福身:“父亲唤女儿前来,可是有事?”

徐渊看着面前这个一年难得见上几面的大女儿,眼中闪过一抹疼惜和隐痛,点了点头,指着徐宣琪道:“你怎么说?”

徐惜夏微微挑眉,顺着他的手看向徐宣琪:“二妹妹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

“爹爹,您别怪大姐姐,是琪儿自己掉下去的,和大姐姐没有关系……”徐宣琪抬头看了徐惜夏一眼,委屈的再次低下了头。

“小姐,您就别在护着大小姐了!老爷,奴婢看得分明,就是大小姐生气将小姐推下水的!”徐宣琪的贴身丫环珍儿一边安抚的轻拍着徐宣琪的背,一边怒瞪向徐惜夏,那眼神,仿佛要吃了她一般。

闻言,徐惜夏看了珍儿一眼,转而看向徐宣琪,似笑非笑:“二妹妹也是这么认为的?”

“大小姐,小姐已经够难受的了,您又何苦要步步紧逼?难道您敢做,却不敢当吗?”珍儿怒道。

“珍儿,不得胡说!”徐宣琪拉了珍儿一把,抬眸,看向徐惜夏的眼神里带着几分惊惧,“大姐姐,珍儿向来心直口快,并非有心……”

徐惜夏看着她们一个唱黑脸,一个唱白脸的一唱一和,再看看脸色逐渐阴沉下来的徐渊,突然笑了。

“大小姐,二小姐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能笑得出来?”珍儿越发不满了,直指徐惜夏丝毫不顾姐妹之情。

“看着你们颠倒黑白,觉得好笑便笑了,为何不能?!”徐惜夏直视珍儿,直将她看得心虚不已,“二妹妹落水时,我便已经在水里了,二妹妹被救走的时候,我仍在水中沉浮,请问,我如何能推她落水?”

“什么?”徐渊皱眉,大步走到徐惜夏的面前,仔细打量她,“怎么回事?”

“许是路滑吧!如若不然,我和二妹妹又怎会先后落入水中?”徐惜夏说得真诚,看向徐宣琪的眼神里却是满满的嘲讽,“当时湖边只有我和二妹妹,以及这两个丫环在。二妹妹落水时,我已然落入水中了,若不是路滑……二妹妹总不会是自己跳下去的吧?!”

徐宣琪脸色一僵,嘴角不自然的抽了抽:“大姐姐说笑了,这大冷天的,谁会往水里跳?”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