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相思成空爱成灰》(贺子华沈珂)小说阅读by二馨儿

发布时间:2018-11-30 14:04

已完结小说相思成空爱成灰是著名作家二馨儿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贺子华沈珂,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相思成空爱成灰精选篇章:唐黎的这句话让我笑得肚子疼,笑得我都流出了眼泪。这下换她不淡定了,她特别着急的拍着桌子说:“沈珂,你笑什么?这句话有什么好笑的!”

推荐指数:8分

《相思成空爱成灰》在线阅读全文

相思成空爱成灰第三十三章 他要结婚了

我的爱情,既然无法轰烈,那就让它伟大吧,哪怕被感动的只有我一个。

我切断了和贺子华所有的联系,在房地产公司找了一份卖房子的工作。只因为做销售弹性大,来钱快。

晚上,我都会去医院陪我妈说说话。无论我说什么,她都一言不发,倒不失为一个很好的倾诉对象。

白天,我在偌大的钢筋混泥土的城市里穿行,发传单,挖掘潜在的客户,游说他们买房。但很多人都不友善,我发传单给他们的时候,他们甚至会说我烦,对我恶语相向。

但又有什么关系?这是我的工作,哪怕再苦再累,我也得不抱怨的、微笑的做下去。

这天,我去一家大型商场发传单,我低着头一直发,没太留意接传单的人。

有人在后面“哎哟”了一声,我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说:“这不是贺子华的女票嘛,怎么在这发传单了?”

我回头,是嫩模唐黎。

她戴着一个黑框墨镜,嘴唇和指甲都涂得分外眉眼,上白下红的连衣裙把她本来就白皙的脸衬托得更加白嫩了。

“你好,如果有购房需要,可以考虑一下华光。现房,海边观景房,证件齐全,设施完善。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若有意向欢迎24小时垂询。”

我说完就要走,可唐黎却叫住我,扬着手里的传单:“沈珂,聊聊?”

几分钟后,我们在商场的咖啡店坐下。

唐黎取下墨镜,一直看着我笑。我和她不过打过两次照面,我被她笑得有些发怵,忍不住问她:“唐小姐一直看着我笑,是我长得就好笑,还是你有话想和我说?”

唐黎摆摆手:“纯粹就是开心罢了。”

“有什么可开心的,说来我听听,也开心开心。”

“行啊!”唐黎修长的手指在空中打了个响指,“我前几天偶遇贺子华了,他身边跟着另一个女人。”

唐黎说完就一直盯着我看,仿佛想看我出糗,但我只是云淡风轻的说了句:“我和他分手了,他有新的对象很正常。”

唐黎撅噘嘴:“没劲儿!太没劲儿了!我原本想奚落你一番的,没想到你这么无趣。”

“为什么要奚落我?”

“因为你抢走了我的男人啊!”

唐黎的这句话让我笑得肚子疼,笑得我都流出了眼泪。这下换她不淡定了,她特别着急的拍着桌子说:“沈珂,你笑什么?这句话有什么好笑的!”

我好不容易才止住笑声:“唐黎,你情商够低的,你觉得像贺子华这种男人,能被其他女人抢走吗?”

“什么意思?沈珂,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唐黎脸色不大好看了,之前的得意已经荡然无存。

“我能说什么呢,我和你都一样,都是贺子华生命中的过客。”我喝了一口咖啡,缓了缓才继续说,“那次在他的公寓里,我们正面交锋,你说你跟了贺子华那么久,还不是被他说踹就踹了,你要睁大眼睛看看我会有下场。”

“唐黎,你如果是想在我面前寻找优越感、或者是奚落我的话,那真不必了。我们虽然被同一个男人抛弃了,但我和你始终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唐黎冷笑一声,“是指我离开他后依然活得很好,而你却沦落到在街边发传单了?”

我摇头:“不是,你们分手,是你背叛了他,是你欠了他;而我们分手,是他伤了我,是我谅解了他,放过了他。”

唐黎很无语的冷笑:“哎,你能别故作高深吗?都被甩了,还想在曾经的情敌面前美化自己啊!”

我没有接话,而是站起身准备走。“传单你可以好好看看,若有需要,欢迎垂询。”

没想到,唐黎会真的联系我,说要买房。

那天她穿了一身黑色衣服来见我,我们在公司的销售厅见的面,她说她要一套面积最大的。

她的情绪似乎很低落,但我忙着和她签合约,就没多问。

她付的是全款,临走时她问我:“沈珂,我买你这套房子,你能赚多少提成?”

“我只能告诉你,提成挺可观,抵我几个月工资。”

“那挺好的。”她丢下这么几句话,就开车走了。

我总觉得她怪怪的,但因为不熟,便没往心里去,继续工作。

唐黎买的房子,是我卖出去的第一套房。加上是最大的户型,所以同事们都嚷嚷着要我请客,我爽快的同意了,说请他们烧烤。

大家都是同龄人,边吃边聊,很是畅快。从烧烤店出来已经十点多了,但一个同事嚷着说不尽兴,还想续摊,最后我们又去唱KTV。

要了几件啤酒,有的唱歌,有的猜拳喝酒,玩得挺嗨的。

我猜拳一直很弱,几乎每轮输的都是我,几瓶啤酒下肚,就想跑洗手间了。

我和一女同事一起去的,两个人都有些喝多了,磕磕绊绊的去了洗手间。

等我解放完后,却再也找不到那女同事了,洗手间里也没有。

KTV毕竟还是有些乱的,我连忙追出去想找她,这时注意到前面有个女的特别像她。

“喂,小燕,你等等我啊!”可小燕不理我,还走得很快,我跟着她就进了一个房间

我进去时,小燕已经坐在沙发上了,我立马追上去说:“小燕,快走啦,我们进错房间了。”

这时小燕回过头来,那背影、发型很像小燕的女孩,竟然有着一张我完全不认识的脸。

“你是谁啊?”她不高兴的问。

我意识到自己认错人了,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我认错人了,你们继续玩着,我先撤了。”

我笑着和房间里的人道歉,可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张特别阴鸷的眼睛。

我感觉我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停滞了,而毛孔则一下子打开了,冷汗迅速冒了出来。

贺子华……

昆城明明那么大,我怎么会在这里遇到他,还是喝得醉醺醺的时候?!

我有瞬间的慌乱和不知所措,但我还是很快镇定下来。我的视线从他身上一扫而过,迅速转身离开。

我刚把门砸上,就听到开门声,我加快步子要跑,可胳膊却已经被人捏住了。

“沈珂,你的日子还真是滋润。”

当他碰到我的时候,当他叫我名字的时候,我的耳朵都发出了欢悦的叫声。他无数次的入我的梦,我以为我们只能在梦里相见,没想到再见他时,他还会主动和我搭话。

我很兴奋,但还是努力的抑制着激动的情绪,转回身学着他的口吻说:“贺总,你也不赖哦!”

他穿着一身白衬衣,似乎比上次见还要清瘦许多,胡子也没刮,乱糟糟的,看起来有些不修边幅。但即使他是这般模样,也有种**、不羁的帅气。

无论是什么样子的贺子华,都能让我心脏跳动得要休克!

我用了很大的力气才甩开他的手:“贺总,打扰你们了,我这就告退,你继续吧。”

我虽然很想他,但我不敢和他**,我怕一**,我刚封闭的心就又会不听话奔向他。我转身走了几步,他却又把我揪住。

他的力气很大,隔壁房间恰好是空着的,他把我拽了进去,然后把门反锁了。

我们在黑暗中对视,僵持,我最先沉不住气,一边推开他一边说:“贺总,你这是干嘛呢?待会来人就不好了。”

他把我抵在墙和他的身体之间,脑袋凑到我唇边,声音带着一股怨恨。“当初要分手时,哭得死去活来的是你,怎么最先走出阴霾的也是你。沈珂,你该不会连分手时的难受都是假装的吧。”

我们四周一直弥散着浓重的酒味,但分不清是谁的。我有些怒了,一把推开了他。“贺子华,难道分手了,我得天天以泪洗面、暗度天日吗?”

“但你至少应该表现出愧疚!”

“愧疚什么?”

“愧疚你对我的欺骗!”

贺子华太理直气壮了,而我只觉得好笑,我还真的笑出了声。我的笑可能激怒了他,他竟然开始吻我。

我一直提醒他分清场合,可他却完全听不进去,疯狂的肆虐我……

当他把我推倒在沙发上时,我说了声“脏”,他立马脱了他的衬衣,垫在了我的身下……

我们在黑暗中完成了一切,可能是我们早已熟悉了彼此的身体,所以并没有任何狼狈之感。

完事后,我推他,让他快点出去,以免被人发现。可他却紧紧的搂着我,像是很舍不得松开。

我的心,一下子就软了。

如果他在这个时候开口说要我在一起,那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可我的幻想和期许,并没有维持太久。我听到秦凉的声音从过道上传进来。

“你们没看到子华吗?他喝醉了吧?”

“嫂子,那么关心贺总啊!”

秦凉似乎很受用,但嘴上却说:“乱叫什么啊!”

“你和贺总马上就要结婚了,哪里是乱叫了!你别太担心了,贺总可能是去洗手间了,我去帮你看看。”

我的心,一下子就凉了。

我低下头,一口咬在他肩上。

他肯定很疼,我的嘴很快就尝到了一股血腥味,但他一直忍着,没发出声来。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