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傅义山唐晚小说免费阅读章节-傅义山唐晚小说在线阅读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3 11:05

男女主傅义山唐晚的感情会如何发展下去呢,而作者五十弦又为两人铺垫了怎样的剧情,前方还有怎样的磨难在等着他们,一切都在这本《别坐末班车》为你揭晓。别坐末班车第25章 血脉。来寻仇的人下手也够狠。他们自然不知道鲁家村的每个人雕刻的第一件物品,就是自己的替身木偶。如果遇到这种危及生命的事情 , 他们的魂魄便可以躲到那里头去。

推荐指数:8分

《别坐末班车》在线阅读全文

别坐末班车第25章 血脉

但是放火的人显然也是有门道的。就算不知道鲁家村的保命秘诀,他们同样没打算放过这村人的魂魄。

从鲁冰的解释当中我才知道 , 原来咱们村子里的那歪脖子树是有名字的,叫做阴木。

所谓的阴木,首先必须生长在水边。

一般来说 , 水流越湍急,里头出事死的人越多,这阴木的效力就越强大。

其次,这阴木不能够使健康的大树 , 但也不能是那种风一吹就倒的小树苗。

树木不够高 , 就没办法镇压太多魂魄。

而树木若是健康笔直茁壮生长 , 里头的阳气就太重了。

而这可歪脖子树不仅仅生长在三条湍急水流汇聚的地方,也就是俗称的“水鬼眼”,而且附近还有一个乱坟岗。

可以说 , 是最适合用来镇魂的树木了。

这镇魂可不是说让魂魄安安静静地不闹事。

恰恰相反。阴木镇魂是一种极其恶毒的手段。

被阴木镇压的昏哦 , 每个月初一、十五都会重复一次自己死前所经历的痛苦。

而阴木之中的阴气却会不断滋养他们的魂魄 , 确保他们不会因为这折磨而魂飞魄散。

这恐怕是有深仇大恨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吧?

我听得毛骨悚然,忍不住问道:“那你们知道是谁了害你们的吗?”

鲁冰摇了摇头,说她并不清楚。

她说她死的时候只有十三岁。当时火烧起来之后,她阿妈将她藏在水桶里。

但是鲁冰倒霉,偏偏有一根横梁砸下来 , 把水桶给砸烂了。

她的整个身子都被压在了下面 , 满身湿漉漉的水反而成了她受尽折磨的元凶。火在她身上没办法一下子子烧起来 , 就像是炖肉一样一寸寸地烤着她的皮肉。

鲁冰说到这里 , 身体不住地打摆子,显然是想起了当初的惨状。

别说她受不了 , 我就这么听着她描述 , 都已经觉得身上隐约作痛了。

不管样的仇恨,也不至于把一整个村子不论老弱妇孺都杀光吧!

更何况听鲁冰说的这些话 , 鲁家村与世隔绝就是因为不希望惹祸上身 , 所以我实在无法想象有谁会对他们恨之入骨。

鲁冰接着说道:“当时我一直在尖叫求救 ,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有一个穿着军装的人走进了屋子里。”

她说那个人分明看到了她的惨状,却非但不救她 , 反而笑着说:像他们这种分明身怀奇才却不愿意在国家为难之时站出来的人 , 活该受尽折磨,死后也不得超生。

鲁冰的话让我沉默。

我一点都不赞同那样的逻辑。没有谁有资格责怪鲁家村的人想要保护自己的村民的行为。

这军装男说的话 , 根本就是道德绑架。更何况一个男人看到一个女孩子要被活活烧死却无动于衷,本来就不算是什么好东西。

我对鲁冰的同情心一下子飙升到了极点:“那对你们来说,我能够有什么价值?”

鲁冰摇了摇头让我稍安勿躁 , 然后说她希望我帮的忙 , 和其他村民留我下来的原因根本是两回事儿。

这话顿时说得我我越听越糊涂了。

鲁冰接着说 , 本来他们也不至于真的被阴木彻底镇压住 , 但问题就出在那些替身木雕上。

阴木栽种下去的地方,是鲁家村的风水眼,主宰整个鲁家村的运势。

而那些替身木雕,也同样是藏在风水眼里头的。

原来在歪脖子树下面埋藏的是一座模型,将整个鲁家村微缩了放在里头,每个木雕都有自己的家,完全就是真正鲁家村的翻版。

这阴木往下一种,不仅毁了鲁家村的风水局,最关键是彻底将村民的魂魄困在了那木雕村子里头。

他们的生活一切正常 , 但偏偏出不去。所以大多数村民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除了鲁冰和太奶奶两个人。

太奶奶是原先村长的母亲。而鲁冰则是村子里机关术最在行的人 , 跟着太奶奶学过一些和阴阳有关的特殊道具的做法,所以机缘巧合之下 , 也发现了自己走不出村子去的事情。

至于那个逃过一劫的原村长在几天之后回到村子里,发现村民的惨状后竟然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在歪脖子树上吊死了。

但是他却没有进入木雕之中 , 魂魄不知道上了哪儿去。

鲁冰说,村长死前讲过自己一定会为村民报仇。

我问道:“那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鲁冰有些为难地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过了好半天她才说:“这就要说到为什么村子里的人不希望小姐你离开了。其实,他们是想要保护你。”

我听完鲁冰的话 , 几秒钟才反应过来 , 忍不住扬起了眉毛。

保护我?这可真是天大的笑话。

他们难道不知道魂魄离开肉体如果太久,肉身就会衰弱而死?

这年头的人对于保护难道有什么误解的地方?

鲁冰说:“我知道。小姐再在这儿待下去 , 可就麻烦了。但是那些村民们……他们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所以他们才觉得,将小姐留在这里是在保护你,不让你被外面的人给骗了。”

听她这么着急辩解 , 我的脑中突然灵光一闪:“我在祠堂里看到的那些眼睛,就是你们吧?”

鲁冰咬着嘴唇 , 无声地点了点头。

那眼睛是鲁家村人观察外界唯一的方法 , 是自古以来代代相传的秘术。

他们戴着白色面罩也是一样的道理:这些人都是木雕,眼睛自然只是摆设了。如果没有那面罩,这些村民一个个都是瞎子无异。

鲁冰的话匪夷所思,却不像是在撒谎。

我似懂非懂地听着 , 却还是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我被他们当成掌上明珠在看待。

鲁冰叹了一口气 , 说:“小姐 , 这话你开呢个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咱们鲁家村的人留着你不走 , 的的确确是因为……因为你是咱们鲁家村的血脉后代,而且,还是村长的血脉!”

她这重磅炸弹来得太突然 , 顿时让我呆住了。

我妈是个小学老师 , 我爸则是一名会计。我爸家里每一代都是老老实实的中产阶级 , 而我妈这边就更不用提了:我家唯一非同寻常的 , 就只有外婆一个而已。

但鲁冰却很肯定:“小姐 , 这事儿错不了的。不相信的话,您耐心来听我继续说。”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