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主角是律行风简洁的小说by小狸《余生不负流年》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15:04

余生不负流年小说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律行风简洁,此书正处于连载中,本站极力推荐阅读:依旧还是简单的一个字,却是瞬间红了双颊。整理好衣服,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视线习惯性的看了一眼简洁所在的房间,房门紧紧的关着,看不出丝毫的端倪。画板、画纸、画笔……这几天小小的房间里面突然多出了好多熟悉的东西。

推荐指数:8分

《余生不负流年》在线阅读全文

余生不负流年第六章 你欠她的

已经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了,这期间律行风一次都没有出现,她的所有事情都有护工处理。

尝试性的动了动自己的右脚,厚厚的石膏毫不留情的阻断了所有的观感,以后,再也不能正常的走路了吗?

呵,也真的讽刺啊,和妹妹伤在同样的位置,这个巧合还真的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没有任何预兆的,下午,律行风直接让人将她接了回去。

依旧是律行风的别墅,依旧是她原来所住的房间,依旧是医院里的那个护工,唯一不同的是,妹妹……也在这里,而且还……住在她的隔壁。

“没想到你的命还真大。”

妹妹的出现算是在意料之外,也可以说是意料之中,“你没事?”简洁很讶异的看着妹妹的脚踝,满脸的难以置信,她会变成现在这样不就是律行风口中的偿还吗?

“看来你很希望我有事。”

“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无力的辩解和之前惊人的相似。

“我说过你不应该回来,看在你是我姐姐的份上,我希望你可以快点离开,否则我真的不能保证下一次你还会这么幸运。”

简爱的话就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一样快速的插入了她的心脏并毫无感情的旋转扭动着,她以为一切都只是意外,哪怕她出现意外的前提是律行风步步紧逼她也宁愿如此相信,可是如今的这些话……无一不证明了她傻的彻底。

妹妹出去了,护工进来了。

护工出去了,律行风进来了……

等等,律行风……

认识律行风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喝醉,满身的酒气夹杂着胡言乱语,不由分说的直接闯进了她的房间。

如果说清醒的律行风是一只野兽的话,那么现如今的律行风完全就是一只暴戾的丧失了所有分寸和理性的野兽。

简洁愤怒的想要将欺在她身上的人推开,可惜却悲哀的发现她的手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力气,脚上还绑着重重的石膏,现如今的她就好像是一个待宰的羔羊,除了希望对方下手干脆利落一点之外别无其他的念想。

尽兴之后的律行风沉沉的睡去,两具身体肆意的纠缠在一起。

“姐姐还真是好兴致。”

刺耳的鼓掌声在这个寂静的夜里突兀的传来,伴随着灯打开之后刺眼的亮光。

“……”

该说什么?能说什么?

“今天的事情你就当没有发生过,不然……”状似无意的转了转手里的手机,简爱随意的继续说着,“我不敢保证这里面的照片视频会不会一不小心就曝光了。”

律行风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天亮了,揉揉有些发痛的额角,尽可能的整理了一下凌乱的思绪,昨夜,他好像还是没有忍住.去找她了。

掀开被子站起身,微微的凉意让他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风,你醒啦。”

身旁熟悉的声音传来,隐隐还夹杂着几分刚刚被宠幸的味道。

被子从脖子处轻轻的滑下被柔弱无骨的手轻轻固定在了胸前。

“昨晚我们……”

“嗯。”

简单的一个字已经胜过了千言万语。

“三天后,我们结婚。”

律行风缓缓的说着,冷静得像是在说一件与他无关的事情一般。

“……嗯。”

依旧还是简单的一个字,却是瞬间红了双颊。

整理好衣服,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视线习惯性的看了一眼简洁所在的房间,房门紧紧的关着,看不出丝毫的端倪。

画板、画纸、画笔……

这几天小小的房间里面突然多出了好多熟悉的东西。

没有人说这些东西是谁送过来的,但是每个人都清楚的知道它的来源。

他不允许她出门,但是却破天荒的打开了窗。禁锢还是禁锢,但却隐隐的多了一丝丝人情味。

呵。

竟然这么容易满足。

手指轻轻的拂过嘴角的一丝笑意,简洁的心中充满了自嘲。

摆好画架、固定画板……所有动作一气喝成。这些动作她曾经做了无数次,就连那只不太愿意配合的右手也习惯性的干起了本职工作。

四月的天气依旧带着丝丝的凉意,身上简单的套了一件衣服便开始构思了起来。

画景色,她并不擅长。

但是画人物,她现在一点也不想动笔。

心变了,画出来的东西便没有了灵魂,而没有灵魂的人物根本就不应该有出现在画纸上面的机会。

树木、房屋、隐约的灯光……月色很好的为所有的一切打上了阴影,简洁就这么静静的坐在窗户前看着、画着、沉思着。

“阴暗。”

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道低沉的声音,看了看墙上的钟,凌晨四点多,这个点不应该有人出现,但是偏偏有些人从来都不按套路出牌。

许是已经习惯了他的突然出现,简洁只是稍稍停顿了一下之后便继续不疾不徐的画了起来,她需要安静,绝对的安静。

这两天妹妹没来,她很开心,好吧,她知道这样的想法不管出现不出现都有些不应该,但是那种发自内心的轻松是无法骗过任何人的。

在律行风的面前,她没有了尊严,活得卑微。

在简爱的面前,她卑贱得令自己都唾弃,她不知道应该要怎么样去面对。

“明天是我和简爱的婚礼,你来参加。”

礼服依旧是他早就已经准备好的,只不过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是态度友好的放在了房间里面仅有的那一张桌子上面。

说来也奇怪,明明是豪宅,明明很多地方都装饰得非常的完美,偏偏这里却阴暗得像是地下囚牢,简单得可怕。

“这是邀请?还是通知?”

冷冷的反问,竟是连回头的动作都懒得给。

“简洁,你到底想怎么样?”

烦躁的握紧拳头,彻夜没睡的后果就是双眼腥红得可怕。

“我想怎么样?或许我应该问你想怎么样?”明明是应该愤怒的吼出来的一句话,现如今从她的口中说出来却是那么的云淡风轻,听不出丝毫的情绪波动,“你说我欠她的,如今,我已经还了,这样你满意了吗?”轻轻的停下手中的画笔,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画,稍稍的皱了皱眉头,有些细节还是不够精致。

熟悉的头痛感隐隐的袭来,眉头,皱得更深了几分,似乎,那次车祸之后这已经成了一个不可忽视的存在。痛点也好,起码还会提醒她.她还活着。

“或许,你欠她的已经还清了,可是……欠我的呢?”

没有像往常一样暴怒无偿,这一刻的律行风就好像是一个脾气不错的朋友一样,静静地和简洁说着话、聊着天。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