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作者跃鸢的小说-似水浮生三寸暖乔苍陈琳佳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30 11:35

乔苍陈琳佳的小说是似水浮生三寸暖,是跃鸢作者的现情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似水浮生三寸暖小说精彩阅读:“我怀了我哥的孩子”我直接道,心里都快笑傻了,“我哥说了,我怀的是男孩儿,必须生下来,谁让姐姐你不争气,怀的是女孩儿呢?”  “而且,您这幅尊容,霸占我哥这么帅的,不觉得脸皮有点厚吗?  “男人过日子,多少也要体面的。所以以后您主内,洗衣做饭;我主外,应付客人,咱们一大家子其乐融融的多好?”

推荐指数:8分

《似水浮生三寸暖》在线阅读全文

似水浮生三寸暖第15章 姐姐,我给我哥怀了个孩子

我周身一颤。

这话,与那寒冷至极的声气,绝对可以把小孩吓哭。

可我反而噗嗤一笑。

头一次见有人骂自己骂的这么爽的。

铛铛铛跑回去,我迎着乔苍又疑惑、又气恼,甚至有点想笑的复杂表情,挑衅的做了张鬼脸,便下楼了。

一连绕了好几个弯子,确定没被跟着,我才赶往了医院。

童沐瑶老早就候在诊厅外边等我,我问她怎么了?她摇摇头示意我先别说话,然后对坐在诊室内里的老中医恭敬道:“张老会长,我家小姐到了。”

老中医嗯了声,“进来吧。”

看着沐瑶求饶的眼神,我只好半依半顺的坐了进去,同时右手偷偷替她的屁股360度瘦身。

“你个妖孽,是不是又闯祸了?””小、小声点啦……”沐瑶疼的摩擦膝盖,附耳道:“还不是金粉世家那个dj小哥哥太帅,搞得老子心里还有点小痒,一时没忍住就……”

就没做安全措施?还被家里人抓了包??

然后怕出事,就拉我来顶包?验孕?

这个女魔头,面对怀孕倒是知道收敛了。

我无奈的把脸趴了下去,好不令外面走动的保镖认出来,等老中医把完脉去了药房,沐瑶瞬时扑进了我怀里,嬉皮笑脸道:“说吧,晚上想吃什么?低于一万小心我跟你翻脸!”

“嘁——”我嘘了声,道:“你呀,以后给我安分一点,我可就你一个发小,别再给我惹祸了!至于今天,吃毛吃,帮我参谋好新工作要紧。不过嘛……”

“不过得换个地方,我家里不太方便。”

“怎么不方便啊?难道……你也养了只小狼狗??”

“去去去!”

把沐瑶推进药房,我抹了把冷汗,虽然有点对不起瑶瑶,但我跟乔苍的事儿,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

出了诊厅,我正想去大院儿等着,没成想一转眼,就是冤家路窄。

只见陈家母子两人,众星捧月般围着猪婆徐倩,陈母边走还边得意的说:“我们家倩倩就是厉害,一怀就怀了个小公主!我就喜欢女孩,这要是生出来,得多喜人呐~”

“对对对!”陈征点头哈腰活像个太监,搀着他的徐贵妃道:“倩倩,我真是积了八辈子福才遇上你,你真给我争气!”

徐倩听着这些话,却没多少喜悦,反而阴阳怪气的叹了声,啐道:“我自己争气有什么用?生出来还不是私生子!唉~,你这当爸的一点也不为孩子着想,我还不如生出来个死胎呢。”

陈征跟陈母的脸色,都僵绿了几分。

但还是马上讪笑道:“倩倩,你别着急啊,上次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离,是那个陈琳佳死缠着我不放。”

呵……

我绕感兴味的跟在了后边,觉得比听单口相声还有意思。

只见陈征咽了咽口水,又道:“陈琳佳死活不跟我离,既是为了房,也是为了恶心我,对付这种赖皮,多少也得费点时间的。”

“那她为什么这么恨你?”徐倩突然变脸色道:“陈征,你可跟我说过,你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好男人啊~”

陈征顿时语噎,陈兰芳见状,便拍了把大腿,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因为她求而不得啊!”

“你说说我家征征,这么好的男人,也就小倩你能配得上了,能给得了她陈琳佳那种乡下女?可她正是从小知道这一点,所以就越是要黏着我家征征,像上次那样胡闹,也只是为了引起我家征征的注意而已。唉,她爱我家征征爱的死去活来,眼见你们金童玉女,这才被嫉妒变成了魔鬼~”

“对、对啊。”陈征喉咙干涸的吞咽了下,为防徐倩不信,毫无底线的补充道:“还有啊,她……她这人恋父!”

“她是个孤儿,我养父却不喜欢她,所以她特别缺父爱。加上吧,我这人心肠太软了,对她好得既是哥,又像爸,所以她从小就总是追着哭着求着要喊我爸爸。每次她爸爸,爸爸的叫,我这心里,就好不舒服,所以现在才对她硬起了心肠。”

“毕竟,我这人心肠好,疏远她,是为了让她学会长大。”

呕!

我差点吐了出来。

这种话都能说得出口,这王八蛋还是人吗?

越想,我越来气,反正已经决定妥协了,倒不如,今天让我先出了这口恶气!

看着三人走近,我脚一拐就撞进了陈征怀里,掩住嘴很惊讶道:“哥??”

“不是说好了不用担心我吗,你怎么还是跟来了?”

三个人脸色都是一变,徐倩惊疑不定道:“阿征,你带这乡下女来看妇产科?”

“是啊”我根本不让陈征插嘴,噎喏道:“说起来,我还得向姐姐你道个歉呢,那天的戏叫您受惊了。”

“戏?”

徐倩愈发警惕了,眼看着自己的手被推开,陈征气急败坏的吼道:“陈琳佳,你他妈放什么狗屁呢?老子带你来医院干嘛?治艾滋吗??”

我的眼泪,说下来就下来了,被他们母子欺辱了十几年,根本不用演绎。

我楚楚可怜说:“哥,你怎么吼我?不是说好了先拿房子来拖着,等跟姐姐谈妥了就让我跟你们一起住吗?”

陈征的反驳,被徐倩硬生生瞪了回去,她气得发颤道:“到底怎么一回事!”

“我怀了我哥的孩子”我直接道,心里都快笑傻了,“我哥说了,我怀的是男孩儿,必须生下来,谁让姐姐你不争气,怀的是女孩儿呢?”

“而且,您这幅尊容,霸占我哥这么帅的,不觉得脸皮有点厚吗?

“男人过日子,多少也要体面的。所以以后您主内,洗衣做饭;我主外,应付客人,咱们一大家子其乐融融的多好?”

“等我们老了,我的孩子是长子,继承家产,小妹妹就找个跟我哥一样帅的男人嫁了,给个仨瓜俩子的让他们自己去奋斗,多好~

徐倩气得要打人,我一脸惊慌得躲在陈征背后,“这、这都是我哥哥说的!不是我!要不是您好心给哥哥钱,让他带我来安胎,我怎么能看得起张会长这种特级专家呢?说起来,我还要多谢姐姐您呢……”

陈征肺都快气炸了,“你、你他妈胡说八道!”

陈母也急道:“倩倩,千万别被这只骚狐狸精挑拨!”

而我看着他们狗咬狗,深藏功与名的掀起了嘴角,回头问护士台要了支笔。道:

“哥,姐姐是不是还在气那套房子?千万不要,我都带来了~”

说完,我掏出房本,在徐倩眼皮子底下签了过户函,递给了陈征。

陈征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还露出了欣喜,结果一回头,就被徐倩扇了个晕头转向,

“陈征,你这个下贱鬼!你他吗才厚脸皮!抱着你的破房子,回家养猪去吧!”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