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绝代佳人李青山花婶小说第20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3 10:05

这本连载中小说绝代佳人讲述了主人公李青山花婶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天渐晚的倾心巨作,绝代佳人精选篇章:闫芳感激的看着他,低下头轻声说:“我身上太脏了,就算穿上在干净的衣服也没用。”我愣都不打的说:“等着,我去烧点热水,待会你在屋里洗洗吧。”看着他这样为自己忙,闫芳激动的留下了眼泪。好久了,没有人在这么关心过自己。

推荐指数:8分

《绝代佳人》在线阅读全文

绝代佳人第二十章 猜测

原来闫芳知道自己男人怎么死的,是花巴山给害死的。

他男人当年上山打猎,是和花巴山以及村里的另外几个人去得,可是其他人都回来了,唯独闫芳的男人没有回来。

而那一年正摊着下雨天,杏花村不远的赤峰山陡峭异常,也有许多野兽,闫芳男人是村里唯一会打猎的猎户。

花巴山前些年娶第二个老婆时,邀请了闫芳男人去赤峰山打一些野物回来,为了办酒宴用的。

结果他们回来了,可是闫芳男人,却因为脚滑,失手掉下了悬崖。

那时闫芳没有疯疯癫癫,而是去了赤峰山寻找了自己男人几天,回来后,人就开始疯了。

因为他男人是为自己打猎死的,花巴山觉得内疚,就特别照顾闫芳,也明令过,村里人谁都不许欺负闫芳。

可是时过这么久了,花达估计早忘了他爹下的命令。

现在老魏的事情还没过去,他又敢作恶,这不是仗着他老爹的权势了,而是这花达根本就是一个疯子,没有脑子的人。

“可是你为什么要装疯呢?还有,你为什么要一口咬定,你男人不是自己坠崖死,而是花巴山给害死的呢。”我不明白这一些。

闫芳低沉道:“因为我找到了我男人的尸体,可是花巴山他们说,掉在悬崖下面去了,赤峰山的悬崖你也知道,那里什么人都下不去。”

我疑惑道:“那你是在哪找到尸体的?”

闫芳眼里露出了愤怒的说:“在山上的树林里,被乱石掩盖的。”

见她这种表情,我倒吸了口凉气,闫芳这么隐忍,难道是一直都在寻找报仇的机会。

他男人并不是被野兽咬死的,而是胸口留下了被猎刀砍的痕迹。

而且花巴山他们撒了谎,所以闫芳觉得是花巴山杀了自己的男人,可是为什么,闫芳也不知道。

我也觉得这件事实在太蹊跷了,花巴山既然身为村长,那也是村里人选出来的,他可不是坏人,只不过生了一个比他坏千倍万倍的烂儿子出来。

杀人这种事,花巴山绝对做不出来。

当然了,这也是我的一个猜测,在他眼里,花巴山还是一个比较有分寸和识大体的老头,他这次包庇花达,也不过是爱子心切的缘故。

小小的山村,却隐藏着这么多恩怨情仇,这是我没意料到的,但是或许,这种处于危机当中的生活,处处都有着危险的日子,才是他喜欢过的。

我突然觉得自己回杏花村是不是个错误,他以为杏花村还是以前那样朴实,原来确实如此的暗流涌动。

听到闫芳的讲述,这么多年,她找了太多的机会,想去杀了花巴山,可是没一次能成功的。

“芳嫂子,你要是离开这里了,就不要再回来了,这仇就算不报,他也没多少年活头了,犯不着为了这种人去犯罪的。”我劝起了闫芳。

她这一走,绝对还会回来的,因为仇恨在她心里种的太深了。

闫芳摇了摇头说:“就算不杀了他,我也要亲眼看着他死。”

我心里一阵苦笑,最毒妇人心,可一点都没错。

两人就这么坐在台阶上聊了许久,到了后半夜,天气开始转凉了。

我才提醒道:“芳嫂子,你赶快回屋睡吧,等明天我亲自送你走。”

闫芳轻声说:“这是你的家,我不能睡房间里,还是你去睡吧,再说了,我这一身脏兮兮的,衣服也跟破烂似的,别脏了你的床和被褥。”

听她这么说,我站起身不高兴的说道:“芳嫂子,我我就一个光棍汉,你要是这么说,就是嫌我这里住宿条件不行了。”

“呵呵,青山,我没这意思,你救了我,我在抢你的地方睡觉,我实在过意不去啊。”闫芳苦笑着说。

我摆手说:“你睡屋里,我睡外面,就这么说定了。”

说完,我转身回到了凉席上又躺了下来。

闫芳愣了愣,也没再说什么。

就在她准备回屋时,却闻到了自己身上的一股恶臭。

那不是她身上的味道,而是她衣服上得味道。

她这么隐忍的做这一切,就是想让别人认为她是一个疯癫的女人。

可是今晚,继续装下去已经没意义了,花达那个人渣对她起了歹心。

虽然是烈烈夏日,但这半夜的风还是挺微凉的。

“青山,你这里有没有换洗的衣服?”闫芳轻声问了句。

刚闭上眼的我坐起了身,嗯了声说:“有。”

他随即进屋拿出了一件花衬衫,还有一条黑色的裙子。

看到这花俏的衣服,闫芳疑惑道:“你怎么会有女人的衣服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挠头说道:“以前不是去城里打工了嘛,回来就想讨个媳妇,所以从城里买了一些女人的衣服,准备娶媳妇当嫁妆用的。”

闫芳忙推了回去,娇声说:“那我可不能穿。”

“怎么不能穿了,芳嫂子,你就别推辞了,还是换这身衣服吧。”我硬把衣服塞到了她的手里。

闫芳感激的看着他,低下头轻声说:“我身上太脏了,就算穿上在干净的衣服也没用。”

我愣都不打的说:“等着,我去烧点热水,待会你在屋里洗洗吧。”

看着他这样为自己忙,闫芳激动的留下了眼泪。

好久了,没有人在这么关心过自己。

她这么把自己扮丑装疯,就是怕村里有些坏男人对自己起歹意,可是我却不是坏男人。

跟着来到了厨房,闫芳娇声说:“我来烧火吧。”

我笑着点了点头,开始往大锅里添了水。

这时闫芳轻声问道:“你平时自己过的习惯吗?对了,刚才那是谁来找你的?”

我一怔,低声回道:“是花婶。”

“她这么晚来干什么来了啊?”闫芳疑惑的问道。

我叹了口气说:“哎,这不老魏走了嘛,花婶过来跟我合计一下,烧多少钱的纸。”

闫芳哦了一声,狐疑道:“她和你合计什么啊,各家该拿多少钱就拿多少钱得了,对了,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老魏死的那会,花达那个人渣从老魏家匆匆忙忙跑出来的,戚桂花怎么找他通知老魏的死呢。”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