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陌上清月暮寒时(苏暮顾婉清)by沅茞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3 14:30

男主是苏暮女主是顾婉清的小说名字叫《陌上清月暮寒时》,这本小说由沅茞著写,本站为你带来这本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陌上清月暮寒时第一章 世子。杭州三月,天气难得放了晴。知府李明阳刚回府,便见管事带了一个姑娘匆匆往南苑方向走去。见到李明阳,管事忙带着那姑娘过来行了礼。

推荐指数:8分

《陌上清月暮寒时》在线阅读全文

陌上清月暮寒时第一章 世子

“请老爷安。”

李明阳点了点头,而后看向管事身后低垂着头,不过十二三岁的小姑娘。

那小姑娘穿着茶白色裙袄,肩上跨带着一个看着有了年代的木箱子,模样乖巧的低垂着小脑袋,只露出一截分外白皙的脖颈。

“老爷,这是顾小姑娘,请来给世子爷看病的。”

李明阳看着眼前这个明显稚幼的小姑娘,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管事见了忙堆了笑,而后深深的看了眼顾婉清,上前几步与李明阳小声说着话了。

“……世子爷自个儿指明要这姑娘……”

“……顾小姑娘年纪虽轻,可这医术却实在是不赖,好歹也是顾老大夫小孙女儿……”

后面说的话顾婉清只听的模模糊糊,不甚清楚。那知府大人的视线时不时的落在自己身上,看得她浑身发僵,只觉着分外不自在。

所幸那两人也没说多久便停了下来。那知府大人朝她走了几步,顾婉清垂着头只能看见那双黑色的长靴带着深蓝色衣摆一步一步的朝她靠近。

“仔细着点对待,莫要冲撞了世子爷。”

警示命令的口吻。

“是。”

顾婉清垂眸应了声,声音轻软似泉水流涧,清透柔软的非常。

那衣摆很快便消失在视线中,顾婉清悄悄松了口气,而后小幅度的动了动发酸的脖颈,紧紧跟在管事后面。

不知走了多久,待鼻尖萦绕着淡淡清甜的花香之气时,前方管事的步子停了下来。

“还请向世子爷通禀一句,顾小姑娘已经到了。”

顾婉清微微抬眸,便瞧见一个穿着灰色衣裳小厮打扮的人快着步子往里走去,那人一走,原被遮挡的一截披了金色阳光的桃花枝儿便露了出来。

那枝条儿上的桃花开的正好,在暖阳下呈现着淡淡的粉色。顾婉清视线在那枝条上停留了一会儿,而后又默默的收回视线,轻垂眼眸。

等候的功夫,顾婉清把脑中对这位世子爷仅有的了解又提出来想了一遍。

杭州离京都很远,故一月前来了这么个皇亲国戚,一时间,整个杭州城百姓的谈资皆与其有关。

听闻这位世子爷从小便体弱多病,终日缠绵病榻,脾气古怪的很。这次被遣送来这养身体,传闻是因为漠视人命,轻狂冷漠,险些断了其嫡亲弟弟的性命,其父明王震怒,便把人往这边送了过来。

而那所谓的“嫡亲”弟弟,实则是世子爷死去母亲亲妹妹与明王的孩子。

这头顾婉清正胡思乱想着,那头跑回的小厮便朝她开了口。

“小大夫随我来。”

顾婉清轻轻应了声,而后紧了紧肩上的木箱子,快步跟了过去。

那小厮带她走了一会儿便停了下来,顾婉清抬了眸瞧他,便见他指了指前处的房间。

“世子爷在里面,小大夫进去便是。”

刚刚踏入房间,顾婉清便不由皱了皱眉。

今日天气甚好,阳光十分充沛,可这朝阳的房间内却是阴冷的紧。房间内的气息有些许沉闷,各种草药的气息充斥在内,只觉让人昏昏沉沉。

而待她走至里间,见到那中央摆置的格外精致的焚香炉时,顾婉清眸光微微闪了闪,心下了然了几分。

坐在红木窗前手执书卷的青衣少年听到声响,抬眸望了过来。

此时窗外阳光正好,有几缕暖阳透过半开的木窗,斜斜洒了进来。少年长相极为俊美,此刻他小半边脸沐浴在金色阳光下,盛了细碎光芒的黑眸璀璨如星辰,一眼望来,仿若被那人引得入了深渊,一时间眼里只能容下这么个如画一般俊美的人。

“请世子爷安。”

顾婉清收回视线,掩饰了眼底的一抹讶异,微微垂了眼眸便朝那人行了一礼。

而后,她听见了熟悉的,宛若清月拂地,冷华无霜的声音。

“起。”

世子爷苏暮语气淡淡,璀璨星眸微闪,似有流光滑过。他看着不远处低着头分外乖巧的小姑娘,眉梢轻挑了挑,而后那浅着颜色的薄唇轻轻启合,语气之中透着一股子挥之不去的疲倦怠意。

“过来请脉吧。”

说着,他便把手中书卷搁置在身旁的小几上,左手也顺势搭在上面,露出一截略带苍白的手腕。

顾婉清应了声,而后上前几步,停在苏暮身旁。

苏暮看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把肩上那木箱子放在地上,从里面拿出了一小块洁白柔软的丝绸布料。小姑娘把那布料对折了一下,而后十分认真的,把那丝绸放在了自己的手腕上,随后手指便覆了上来……

小姑娘轻抿着唇,一双琉璃般剔透清澈的眼眸里承载的是满满的专注之意,虽说年仅十三岁,可那柔和眉眼之间,却也能看出几分江南女儿的婉约温和之美。

“此前倒不见你这般注意这些。”

苏暮散漫的说着,然后在那小姑娘脸上看到了意料之中的呆怔模样。失了血色的薄唇轻勾,少言的俏皮话便一句句的往外说了起来。

“怎的,不过就几日前的事儿,你以为能忘的这般干净?”

“那时你倒是把,医者眼中男女无般一二挂在口中,怎着这时倒是又捡起那什子古旧的说法了?”

顾婉清抿着唇不说话,终是把那人说的话当成个耳边苍蝇,自顾自的闭了眼看着脉。

亏她刚才见他之时,只觉这人几日不见,气质温润和善了许多,却不曾想,这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脾气。只是现如今这人还有个尊贵着的身份,她也得罪不得。

苏暮没听见她回话也不恼,他只是慵懒的靠着小几,瞧着眼前小姑娘精致稚气的小脸。

当时在山间为他看病,她也是被打断就闭了眼不理的模样。

想着小姑娘即使恼极了也只鼓着小脸去恨恨磨药材的小模样,苏暮勾唇,眼底染上一片笑意。

“世子爷,近日里可有睡着不安稳的时候?”

顾婉清收了手,抬了眸问道。因着离得近,少年眼底一抹淡淡青色便显了出来。

好似,这人之前眼底也有这般颜色,只是当时她以为是这人受了重伤的缘故。

苏暮慵懒的收了手,青色绣了暗纹的长衫衬得他整个人温润清贵的很。他听了顾婉清这话,眼眸也不抬的回了句,

“非也。”

顾婉清皱了眉正不解,却听那人清清冷冷,带着挥之不去的倦意的声音在旁响起。

“应当是,自我五岁过后,便少睡的安稳……”

眼前少年俊美尊贵,举手之间皆是旁人学不来的气质。然而那双仿若倒映了漫天繁星的眼眸之中,承载的,是压抑的让人呼吸不过来的复杂情绪……

而后,少年眨了眨眼眸,又恢复了一派慵懒清贵的模样。

“所以,顾小大夫多费点心思。”少年懒懒的开口,眼底带笑,整个人散发着格外妖魅的气息。

“谨遵世子爷吩咐。”

顾婉清微微低头应到,复又垂了眸去。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