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天降夫君不自爱纪程然粟薇薇小说阅读-天降夫君不自爱弦外之音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7 11:30

天降夫君不自爱小说是著名作家弦外之音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纪程然粟薇薇的故事,小说天降夫君不自爱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深知林砚这几年单凭一己之力撑起公司已是不易,别看公司现在风光无限,前途一片光明,越是发展势头大的公司,越不能掉以轻心。只要现在公司陷入什么谣言或者冤屈,那林砚这几年的努力,就算付诸东流了。

推荐指数:8分

《天降夫君不自爱》在线阅读全文

天降夫君不自爱第15章 我无愧于心

“你想去哪里!”林砚连忙喝住她,脸色铁青。

粟薇薇想也不想就说:“召开记者会,我会向大家解释清楚,绝对不会让公司遭受不白之冤。”跟踪沈夕的人是她,跟踪苏梦果的人是她,想要调查清楚整件事情的人也是她,如果仅仅只是她个人被骂被冤也就算了,但如果牵涉到公司,她没办法无动于衷。

深知林砚这几年单凭一己之力撑起公司已是不易,别看公司现在风光无限,前途一片光明,越是发展势头大的公司,越不能掉以轻心。只要现在公司陷入什么谣言或者冤屈,那林砚这几年的努力,就算付诸东流了。

“董事长,我——”

林砚打断她:“你现在什么都不要说,更不要做。安安静静待下来,媒体群众那边,我自己会妥善处理。你现在立即停下手中的工作,我给你放几天假,出国也好,当做去散散心,OK?”

粟薇薇没想到他居然给自己解释弥补的机会都没有,当下急红了眼睛,“师兄,我知道这次是我莽撞冲动了,但你要相信我,她们失踪真的跟我没关系。而且,我相信这其中一定是有预谋的,没准这会成为一宗专门针对明星女艺人的谋害案……”

林砚蹙眉,然后摆摆手,已经不想再听下去:“我现在是在命令你,薇薇,这已经扯上人命,不是一件小事。我当然相信她们失踪跟你没有任何关系,可是警察呢,还有群众网民,他们会相信你吗?你现在什么都别管,就算是针对谁的谋害案也跟你没关系,你马上请假回去,有什么问题,我自己处理。”

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林砚是铁了心的要阻止她继续跟拍调查下去。粟薇薇低头沉思了片刻,点点头,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师妹。”林砚喊住她。

“你放心,我不会再给你惹事,这就乖乖回家待着。如果警方要找我问话,你可以将地址给他们。”

“我这么做,是为了你……”

“我知道。”停顿了下,粟薇薇头也不回毅然离开他的办公室。

看着她的背影无比落寞离开,林砚一拳揍在墙壁上,心里恼怒烦躁。他明明是为了她的安危和名誉,才想方设法阻止她继续调查下去。可是话说出了口,却完全变了另一种意思。

粟薇薇回到办公室,意外地遇到假期归来的杨姗姗,曾经的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杨姗姗新婚之后度完蜜月期,没想到回来听到的第一个重磅消息,就是粟薇薇摊上大事了。

“这不是薇薇吗?听说你跟拍的两名女星都失踪遇害,现在警察就在外面等着,你怎么还有脸敢跑到公司来?”杨姗姗一见到她,得意洋洋地斜视她,捏着嗓子立即对她一阵冷嘲热讽。

另外一名同事庄雪儿,平日里总是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杨姗姗后面,典型的大小姐跟班,听到杨姗姗发话,立即搭腔:“是啊,薇薇,你知道你现在的名声有多臭吗?毕竟杀人犯走到哪里都是人人喊打,因为你的存在,已经让我们很丢人了,拜托你从现在开始不要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就谢天谢地了。”

旁边几个男同事为难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终于吞吞吐吐地说:“薇薇,现在是非常时期,为了我们大家的清白,你要是真干了就去警察局坦白,要是没有……也暂时不要出现在公司里了,我女朋友刚才还打电话里问我是不是公司出现杀人犯,当然我知道不是你,可这影响,实在不大好啊。”

“你们几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啊?”她还未开口,一旁的小岚就听不下去了,气冲冲跑过来,指着他们几个大骂起来:“我相信薇薇一定是清白的。你们脑子里都进水了还是怎么着,薇薇平时为人怎么样,对你们怎么样,你们是眼瘸了还是良心被狗吃了,居然说出这种来!”

小岚愤怒不已,真心为粟薇薇叫屈。

其余人目光闪烁,有些心虚地地下头,杨姗姗却完全没把她放在眼里,叉腰冷笑:“唐小岚,我劝你也小心一点,别哪一天怎么死的都不明不白。”

“杨姗姗,你——”

粟薇薇阻止她,眼神如利刃,那阴沉的目光,盯得杨姗姗汗毛倒竖,“难道我说错了?”

“死得不明不白?”粟薇薇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往前走了几步,杨姗姗顿时被吓得连连后退,“你想干什么?”

“咱们两人之间的恩怨,算起来也有不少了。如果我是凶手,你会死得不明不白呢,还是死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你?”

她笑得愈发邪恶诡异。

杨姗姗嘴唇直哆嗦:“你、你威胁不了我,你敢动我一根寒毛,我爸爸不会放过你,警察也不会放过你!”

眼看她已经没了刚才的气势,粟薇薇秀美一挑,没想到杨姗姗居然这么不经吓,顿时觉得没了趣味,回头扫视了一圈,办公室里被她眼神扫过的同事,一个个低头不语。小岚担心地看着她,粟薇薇轻轻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我粟薇薇一人做事一人当,绝对不会连累诸位的清白名誉。你们也不必担心我是什么变态杀人凶手。不然,这两年也就不会有某些人的存在了。”

说完这些,她再没有留恋,收拾了桌子上的东西就转身离开。

庄雪儿盯着她的背影,不屑地“呸”了一声:“虚张声势,要不是有董事长罩着她,凭她也配在这里大呼小叫。姗姗,你爸爸也是公司的股东,怎么不让你爸爸把她炒鱿鱼了?”

杨姗姗刚才被她逼得仓皇失措,这会正在气头上,闻言脸色顿时扭曲起来:“你放心,我一定会回去跟爹地说的。”

“哼!我看她以后还怎么嚣张,不就是仗着自己后台硬。”

本来打算离开的小岚听到她们这番对话,回头冲庄雪儿龇牙一笑:“是啊,后台硬的人就是好,不像有些人,机关算尽出卖肉体,自荐枕席爬上某位秃头高管的床上,还不是照样被人甩没人爱。后台啊,不是人人都能靠上的。”

这句话像冷箭一样,狠狠刺在庄雪儿额心头上,将她不愿人知的伤疤揭露出来。

唐小岚耸耸肩,无视她恶狠狠地眼神直射过来,冷笑着离开了办公室。

有些人,就是要让她吃吃苦头,尝尝被人鄙视嘲讽的滋味,才知道什么叫做人言可畏。

在这一点,她一直很佩服薇薇,同样是狗仔,她就从不编排嘲讽别人的不是,说话做事讲究事实证据,更不会无缘无故在背后碎嘴诬陷谁。

苏梦果失踪的消息,在广城激起千层浪,而粟薇薇跟拍的对象连续出事,也在广城和圈子里掀起一股狂风巨浪。除了警方二十四小时盯上她之外,不少网友在网络上议论纷纷,一致要求她接受警方调查,并且从此以后滚出记者圈。

不少好事人还挖出她之前跟拍的明星的资料,然后在整理成一个表格,呼吁那些曾经被她跟拍过的明星艺人们,一定要注意自身安全。

更有网友曝光她曾经大闹杨姗姗和方远哲婚礼的视频,指出她“毒舌腹黑,阴险狡诈”的潜在性格,更有甚至还一个劲的庆幸方家大公子方远哲最终娶的老婆不是她,这种阴暗可怕的女人,甩得漂亮!

纪程然看到这个消息时,差点把电视机给砸了。

“手下留情啊大少爷,这台液晶电视机是我前几天才从国外空运过来的,你下手轻点。”

嘴上说得很紧张,钟战却慵懒地靠在一边,那优哉游哉的脸色,根本看不出对那液晶电视机有几分怜香惜玉。

所以,那台他辛辛苦苦派人从国外带回来的5D液晶,最终还是被纪程然几脚踹坏了。

“你这个狠劲,我现在绝对相信,你就是他。”钟战为电视机默哀半秒,终于正了正色,站起来走到他面前,“那个女人是谁,值得你为她这样大发脾气?”

“时机到了我自然会跟你说。”纪程然看着他,“我需要你帮我压下这件事,从明天开始,不希望再看到任何一条谣言。”

钟战笑得意味不明:“你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确定人不是她杀的?”

“我自己的女人我了解。”纪程然的回答言简意赅。

啧啧!连“我的女人”这么肉麻的话都说出来的,钟战一时有点缓不过神来,那个冷漠无情、从不将任何女人看在眼里的纪程然,居然也有有为女人着急担忧的一天。

真是见了鬼!

他宁愿相信他会爱上男人也不相信他会喜欢女人。

“你真是我兄弟?”

纪程然一拳捶在他胸口,疼得钟战龇牙咧嘴脸色发青,松开手笑眯眯道:“你说呢?要我把你暗恋十六年都不敢表白的那些秦小姐请过来,让她帮你辨认辨认?”

一听到那个人的名字,钟战立刻挺直了腰板,脸不白气不喘:“不用了,我相信你就是我的好兄弟。你女人那件事包在我身上,保证没人敢再多嘴。”

“谢了,兄弟。”

“跟我还客气什么,好歹我以前也在你手底下混过,敢对老大不敬,回头非被陆白他们剥皮拆筋了。”钟战不以为然地笑了笑,想到什么后,脸色又阴郁了下去。

“怎么?”

“没事。”拍拍他的肩膀,钟战眼眶微红,情绪也有点激动:“我刚才想了想,真不敢相信你这种人,也会死。程然,告诉我,到底是谁干的,老子就是拼了命也要为你报仇。”

“别,你还是少轻举妄动。这个时代对方还没动手呢,你这就给人家判死刑了。”他这次能回来,最主要的目的不是报仇,而是保护。

昔日的兄弟朋友,他有想过将事实告诉他们之后,会引起多么激烈的效果。,所以他只选择见了几个心腹,其余的,他信不过,也不想将他太多人扯进这件事来。说多了荒唐,要不是就发生在他身上,把枪口顶在他的太阳穴也不相信。

推己及人,这几位好兄弟能够认出他,已经十分欣慰。

“你什么腥风血雨没遇到过,我记得在边境被数千人围追截杀,你带着我们不到十人突出重围;在国外与黑势力僵持半年安然无恙;甚至在南极寒地那种见鬼的的地方,也能带着我们平安归来……”

血红的瞳孔里,眼里闪过一道狠戾杀气。

“对你有生命威胁的人,我会立即着手派人去找,挫骨扬灰,一个也不能放过!”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