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天降夫君不自爱》(纪程然粟薇薇)小说阅读by弦外之音

发布时间:2018-12-07 11:30

已完结小说天降夫君不自爱是著名作家弦外之音的一本原创小说,小说的主角是纪程然粟薇薇,该小说划分在女频小说,现情小说天降夫君不自爱精选篇章:姜纬还是那个老样子,拉着一张看不出表情的脸,一本正经严肃,明明年龄还不到三十,看起来却跟四十多岁的刻板男人一样。粟薇薇暗暗腹诽,他要是不板着一张脸,多笑一笑,也是个长得不错的帅哥,就是棱角轮廓太硬朗刻板了,这种男人一般都很难找女朋友。

推荐指数:8分

《天降夫君不自爱》在线阅读全文

天降夫君不自爱第16章 警察找上门

粟薇薇回到公寓的时候,远远的便看到两位老熟人在门口等她,一路调整好的心情再次郁闷,故意放慢脚步走过去。

“姜警官,吕警官,二位里面请吧。”她不等对方发话,就开了门请他们进去。

姜纬还是那个老样子,拉着一张看不出表情的脸,一本正经严肃,明明年龄还不到三十,看起来却跟四十多岁的刻板男人一样。粟薇薇暗暗腹诽,他要是不板着一张脸,多笑一笑,也是个长得不错的帅哥,就是棱角轮廓太硬朗刻板了,这种男人一般都很难找女朋友。

她想得太入神,后半部分不知不觉就说了出来。她连忙刹住嘴巴,偷偷看了他们一眼。

姜纬的脸色更黑了,吕冰则是抿嘴笑了出来,客气道:“粟小姐形容得很贴切,姜队迄今还是单身。”

“吕冰,与案件无关的话可以不说。”姜纬淡淡瞥了她一眼,吕冰马上噤声。

看不出来这个姜警官还有几把刷子,一个眼神就让人闭嘴。这么刻板严厉的人,活该找不到女朋友。

招呼他们坐下,粟薇薇起来倒了两杯茶,然后正襟坐下来,深深呼吸了一口空气,“二位警官有话请说吧,我一定配合你们查案。”

见她配合,姜纬那板着的脸色总算缓和了几分,示意吕冰记录,随后问道:“能告诉我们,你昨天你在西餐厅跟拍苏梦果有什么收获吗?”

“咦?你们不是应该先问我苏梦果失踪那时我在干什么吗?”她本来已经做好看了心理准备,要被他们盘问一番,没想到他们问的却是苏梦果的行踪。

吕冰微微颔首,“这个也会问到,不过我们现在想知道,你跟踪苏梦果究竟发现了什么?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粟薇薇也不再隐瞒,将DV录像带取出来放进笔记本电脑。不一会,屏幕上就出现坐在卡座的苏梦果。

姜纬和吕冰看得很入神仔细,他们今天到这里,一方面是针对粟薇薇做一些笔录,看能不能在她这里找到什么突破,当然,她的嫌疑也不少。另外一方面,也想从她这里得到录像带,看能不能从当时的情况,找到更多苏梦果失踪的原因。

看完录像后,两人久久没有说话。姜纬沉着脸,似乎在思考什么。吕冰则是再看了一遍,嘴唇微动,应该是暗中分析着录像的内容。

对于这两位警官,接触之后粟薇薇也有所耳闻,姜纬是广城南区刑警大队的队长,负责广城刑侦案件,年少有为,破案天才,听说破获过几起大案,名声鹊起,是广城数一数二的名侦探。

令她诧异的是,吕冰看起来年纪不大,最多三十出头,齐耳短发,斜刘海,脸廓小巧,眼眸明亮犀利,干净利落的打扮,加上一身十分严肃的警服,整个人显得端庄干练。像这么漂亮大方的女子,居然年纪轻轻就当了刑警大队的副队长,不得不让人对她刮目相看。

她打量吕冰的时候,对方也在暗暗打量她,吕冰当了警察这么多年,见过的嫌犯数不胜数,有些并非就是真正的犯人,可在面对警察时,都会下意识地躲避或者退缩。

应该说大部分的正常人,都会对警察产生一种抵触或者害怕的心思,哪怕根本没做过什么坏事。这是人体一种潜意识的本能。

但,从刚才到现在,粟薇薇始终给她一种淡定自然的态度,甚至还盯着自己打量起来,那眼神透着探究和疑惑,眼底甚至都透着一丝憧憬和敬佩。这让吕冰好笑之余,对她的印象也好了很多。

不过,也只是个人的印象。涉及案件,她还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在看完录像后,姜纬果然例行问了几个问题,粟薇薇一一作答,相当配合,末了还将这段时间自己的调查说了出来。

“你觉得苏梦果的失踪与杀害沈夕的凶手有关?”

“没错,虽然我目前还没有证据,但你们不觉得太巧了吗?失踪的对象都是女星,而且是年轻貌美的明星。”她大大方方将自己的想法提出来。

吕冰顿时来了兴趣,索性抛开原先那些想法,兴致盎然跟她讨论起来:“不瞒你说,这几天我们调查了与沈夕有关的亲人朋友,甚至是她公司的同事,每个人都有不在场的证明,并且对于跟沈夕之间的恩怨也只字不提,要么就是含含糊糊一笔带过。我们也查了录像,除了你跟拍的关于沈夕在酒店与陌生男子开房一事,其余的,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一旁的姜纬,本想阻止她泄露案情调查,一抬眼就撞进粟薇薇那双亮得发光的眸子,到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了下去。

算了,反正这些也不是什么机密,说几句没关系。

粟薇薇听得入神,“吕警官,如你所说找不到任何有问题的地方,其实,这就是最大的问题。”

她比划着手,说:‘你想啊,如果谋财,可以从资金账户查到;骗色,被害者肯定受到过侵犯;情杀,这个可以调查那个神秘情夫以及跟她有情感纠葛的相关人;最复杂的就是碰上变态杀手狂,可是沈夕和苏梦果都是明星,平时出门都有保镖跟着,况且要跟踪那样的名人实在是件困难的事,我觉得不大可能。所以,凶手极有可能是沈夕和苏梦果都认识的,而且交情匪浅……”

她缓了缓气,正要往下说,就发现姜纬和吕冰看她的眼神都很奇怪。

“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

这次回答她的却是姜纬:“没有,你为什么会这样分析?”

“分析?”她顿了下,不好意思道:“其实也不全是我分析出来的,很多线索是我跟朋友闲聊时提到的。”

事实上,她虽然也有一个大概的想法,可跟纪程然那抽丝剥茧的分析比起来,还差得远。

“你说的这些对我们有很大的帮助。粟小姐,如果你还有什么发现或者想法的话,欢迎你随时来警察局找我们。”

“你们不怀疑我了?”

吕冰和姜纬面面相觑,旋即露出浅笑,吕冰笑道:“事实上,在案件明了捉到真凶之前,每个人都有嫌疑。但没有真凭实据,我们也不会随便怀疑任何一个人。粟小姐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向我们反映。”

“我还以为,你们当警察的看谁都不是好人呢……”她吐了吐舌头。

“警察也是人,我们不会带着有色眼镜看人,也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姜纬严肃道:“清白自在人心,树正不怕影斜,没有犯法,就算我们找上你,你也一样无愧于心。”

粟薇薇呆呆站在门口,若有所思。

离开公寓,坐上挂着警察拍照的黑色轿车后,吕冰看了他一眼,突然问道:“最后那一句,你是安慰她吧?”

姜纬专心开车,闻言一愣,“安慰?不,我只是实话实说。”

“她说得没错,你总是这么板着脸,嫌犯只要看你一眼就没有不害怕的。她倒是个例外,要不是因为警察这个身份,我真觉得她没有任何嫌疑。”

“不要被任何外在因素所迷惑,这是警察的基本素质。”

“是,姜大队长。”吕冰翻了个白眼,对于他这种老套正经的说教已经见怪不怪,“回去查查看吧,粟薇薇分析的那些很有作用,沈夕的账户少了一笔钱,遇害前曾经遭遇过侵犯,还有她丈夫陈锋的反常,居然都被她说中了。看来上次小刚跟踪她去了陈锋豪宅,没准她也是去调查的。”

姜纬不答反问:“你今天的话有点多?”

“有吗?我怎么没觉得。”她打了个呵欠,闭目休憩。

话多吗?大概是因为那个叫做粟薇薇的女孩子吧,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过这么双目透亮,干净得那么纯粹的女孩子了,最重要的是,她能感受到,粟薇薇比他们警察,更想揪出幕后凶手。

因为大老板林砚的命令,粟薇薇目前算是被闲置了,领着不用干活的工资倒也不错,她上了会网,在微信里与几位常常来往的眼线聊了几句,关掉手机和电脑后,突然间觉得整个人无比空虚,无所事事。

到底要不要查下去呢?

现在,居然连苏梦果都失踪了,如果只是失踪还好,万一跟沈夕一样,一旦失踪了就再也回不来了呢?

她不愿意往最坏的方面思考,可又不得不把事情想坏点,这样才能有个心理准备。

而对苏梦果的怀疑,也因为她的失踪而不攻自破。

刚才,她跟警察说了那么多,还给他们看了录像带,但是却没有说出一点,那就是苏梦果从背影来看,与沈夕极其相似,也不知道那位姜警官有没有发现这一点。

不大一会,纪程然也回来了,见她抱着头窝在沙发里,疼惜不已,走过来抱了抱她,被她躲开。

“好香啊……这是什么味?”她探头看了几眼,嗅了嗅鼻子,目光落在他手上的食盒里,顿时双目放光:“这味道,让我猜猜,好像是芝士蛋糕碳烤猪颈肉还有蟹酿橙的味道,快打开让我看看是不是?”

见她一副差点馋出了口水的模样,纪程然觉得自己的担心简直多余,本来还担心她会不会受到打击一蹶不振心情不佳,看她这雀跃的模样,与平常倒是一样。

“宾果,猜得没错,都是你最爱吃的。”为了哄她开心,他特地挨个地方买来的。

粟薇薇用手捡了一块碳烤肉放进嘴里,好吃得差点咬到舌头,“唔,就是这个味儿,纪程然,你怎么知道我最喜欢吃这家老李记的碳烤猪颈肉?”

“作为一个合格的老公,怎么可以连老婆大人喜欢吃是什么偶不知道。”他四两拨千斤回答这个问题,目光在客厅上看了一圈,疑惑道:“刚才有客人来?”

“这个时候找上门的,不就是警察咯。”她舔了舔嘴唇,将一大块芝士蛋糕塞进嘴巴里。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