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旧梦已隔两江南厉诤言秦希月小说在哪看-《旧梦已隔两江南》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6 18:31

花生小编推荐女频小说旧梦已隔两江南,旧梦已隔两江南小说是作者诗酒年华的一本都市小说,小说主角为厉诤言秦希月,厉诤言秦希月小说精彩片段:“对,我是不懂,不懂你们所谓的利益纠葛,我不过是一个一颗棋子,被秦家和厉家踢来踢去的,连自己的自由都没有了!”

推荐指数:8分

《旧梦已隔两江南》在线阅读全文

旧梦已隔两江南第十六章:路遇顾文轩

“秦希月,你懂什么。”厉诤言吼道。

其实他的心里也被秦希月一声声的质问弄得有些迟疑。

也许,自己是真的不够爱顾初彤吧。

只是因为从小有婚约在身,也会下意识的认为自己必须该喜欢那个女人。

却忘了真正的感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我是不懂,不懂你们所谓的利益纠葛,我不过是一个一颗棋子,被秦家和厉家踢来踢去的,连自己的自由都没有了!”

秦希月心里忽然很替自己的好朋友顾初彤很不值。

她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冰冷无情的男人。

但也更加为自己的遭遇所心痛。

“你知道就好……”

厉诤言说这话时,那充满嘲讽的样子,像是一把尖刀一样,在秦希月的心头重重剜下。

霎时鲜血四溢,疼入骨髓。

秦希月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下手打他的。

只是在听到“啪”的一声之后,才蓦然反应过来。

看着眼前厉诤言那不可思议的样子,以及自己那扬起还未落下的手……

她竟然下手打了那个霸道的男人?

她很想要道歉,但下一刻说出口的却是——“厉诤言,你会后悔的!”

男人心里的怒火一瞬间就被点燃了。

厉诤言快步而来,紧紧握住秦希月的手,将她一把按在墙上,生气道:“秦希月,别以为我对态度你好一点,你现在就可以无法无天了,你竟然还敢打我,你还真以为你是我厉诤言的妻子啊,你也不好好打量下你自己,配吗?”

“是,我配不上你厉大少爷,那我走,可以了吧!”

秦希月用尽全身力气,疯狂的将厉诤言给推开,打开门就跑了出去。

眼泪不停的流着,一颗一颗从眼角滑落,是那么的冰凉。

“唉,夫人,您去哪里,不吃早餐了吗?”

保姆李晓刚刚将早餐做好。

此刻却看见秦希月忽然泪眼婆娑的从楼上跑下来。

她正准备招呼她吃饭,但结果她却直接绕过她,跑了出去,将大门给重重匡上。

李晓整个人有些搞不清楚状况,就听见楼上传来自家少爷的怒吼声,“别管她,让她滚!”

厉诤言的拳头紧握,用力的砸在了墙上。

此时,他的心情有些复杂。

但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却让他感觉自己是在自作自受。

这个女人竟然敢打他?

他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而这厢,大街上。

秦希月一个人孤零零的走在马路上。

清冷的微风从她的身侧轻轻拂过,更让她整个人显得有些孤寂。

她身上除了手机,什么也没有带。

没有钱,就连衣服也只有单薄的一件。

走了半响,肚子已经在咕咕叫了,却也没有一个地方可以让她休息片刻。

她拿出手机,将通讯录里的人都翻完了。

却还是不知道该打给谁,倾诉一下自己此刻烦躁的心情。

这时,她的父亲又打电话来了。

想来又是来问那件事情了。

他难道不知道她为了帮秦家,现在已经被厉诤言给扫地出门了吗?

不过,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关心自己这个女儿的。

他其实和厉诤言一样,眼里都只有利益二字。

她烦躁的挂掉了父亲的电话,最后又将手机关机。

反正也没有人可以联系,手机拿着也没什么意思。

不如关掉,免得被一些烦心的事情给打扰。

一个人在街上走了很久,秦希月这才恍然发现自己没有归宿。

秦家不是家,只是自己的容身之所。

厉家也不是家,只是恶魔的囚笼。

前路茫茫,她该何去何从呢?

“希月?”

这时,在她身后,忽然有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秦希月立刻回身看去,站在她眼前的正是好朋友顾初彤的哥哥顾文轩。

“咦,文轩哥,你……你怎么还在云市啊,你不是跟初彤去国外了吗?”秦希月疑惑问道。

因为自从顾家破产,在她送走顾初彤,嫁给了厉诤言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顾文轩了。

所以理所当然的认为他是和顾初彤一起去了国外。

“哦,我有点事情要处理,所以暂时还没有走,你呢,怎么一个人站在这里?还穿得这么少,不冷吗?”顾文轩关切问道。

这一次他见她,比以前要憔悴许多,让他的心里很是怜惜。

她厉家过的不幸福吗?

也是,像厉诤言那种背信弃义的男人,怎么会对她好呢?

“我……我……”秦希月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顾文轩的话。

难道要她实话实说自己是被厉诤言给赶出了厉家。

最后无家可归,只能一个人站在街边吹冷风?

她可说不出口。

顾文轩见她吞吞吐吐的模样,心里大概也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了。

他问道,“希月,你在厉家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听到顾文轩一针见血的问话,秦希月更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了。

虽然她现在很想把心里的苦楚给全部倒出来,但对象不能是顾文轩。

因为她不想让顾初彤知道,厉诤言不如她一样爱着她。

她不想看见自己的好朋友伤心难过。

顾文轩见她不答话,也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

只是平静的陪她在冷风中站着,静静的等着她开口。

这时,一阵冷风吹来。

秦希月本就穿得单薄,冷风直直的灌入她的身体里,让她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阿嘁!”秦希月立时打了个喷嚏。

而那厢,顾文轩已经适时的将一张纸巾递在了她面前。

“外面冷,我们去咖啡厅里坐坐吧!”

秦希月轻轻接过,感激道:“嗯,谢谢你,文轩哥!”

对于顾文轩的温柔,秦希月总是不忍拒绝。

进了咖啡厅,顾文轩给秦希月点了一杯卡布奇诺。

以往长久的相处时间,已经足够让他了解清楚秦希月的一切爱好。

两人面对面的坐着,他这才看清秦希月红肿的双眼,像是哭过了一般。

果真,一定是厉诤言那个混蛋欺负了她。

顾文轩心痛问道:“希月,你……最近,还好吗?之前你结婚,我也没时间来参加,最近一大堆事,真是不好意思。”

“文轩哥,你说什么呢,我怎么会在意这种事情,反正这场婚姻也只不过是……”

说到这里,秦希月便没有再说下去了,只是心底微微有些疼痛而已。

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不被祝福的。

她早该明白的,不是吗?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