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村医不起早王宇李佳小说第17章节完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4:05

这本连载中小说村医不起早讲述了主人公王宇李佳之间的事情,这是著名作家二哥的倾心巨作,村医不起早精选篇章:还有下一次?你想借人家生孩子,又不让人家摸俺,你跟俺做那事不摸俺啊,爱生不生反正俺是没脸了,以后还让俺咋见人家王宇。”“老婆子你放心,俺家兄弟肯定认为是他自己没忍住,不会想到咱俩借种子,要不俺为啥让你劝他喝酒嘞……”“我去,堂哥这那是缺精啊分明就是缺德,让我认为占了春梅嫂子的便宜,我还得巴巴替他俩保密,堂哥我日你媳妇,连自家兄弟也挖坑!”

推荐指数:8分

《村医不起早》在线阅读全文

村医不起早第17章 春梅的小心思

村儿里人都睡的早,天儿一黑该抱老婆的抱老婆,没老婆的也不能抱别人老婆不是!

王宇站在堂哥家门口,探头左瞅瞅,右看看。

街上黑乎乎一片,连刚才那俩狗崽子,也整完事不知道跑哪腻歪去了。

他忍着一阵阵鸡动,满脑子都是春梅嫂子那小蛮腰时,身后突然传来阵嘎吱声,堂哥家的大门开了。

“哎呦王宇兄弟,恁可吓死我了,咋在门口站着不进屋啊。”

“哎呦堂哥你也吓我一跳,还以为你不在家呢。”王宇话中有话的笑着,堂哥伸手就揍他一拳往村口走。

“快进屋去等着,人家王支书的闺女刚打过电话,说马上就到,我去村口买瓶酒咱俩一会喝点,你嫂子在家正炖排骨呢。”

“哎好嘞,堂哥那你快点回来哈。”

王宇朝堂哥喊了声,这才猛松口气,“嗨这事儿闹的,估计堂哥当时也就那么一说,谁舍得把自家媳妇给别人睡啊。”

“嫂子,春梅嫂子你在屋吗,我都闻到肉味儿了哈哈。”

王宇见厨房亮着灯,探头看屋里没人时,春梅正在堂屋慌张的看着短信,“俺在门口拦着支书家闺女,预防她提前过来,就用咱商量好的法子,尽快完事。”

“死鬼看你那醋样,俺为了要孩子又不为偷男人,不会让你家兄弟在俺身上折腾太久。”

春梅把短信发出去,就忙收起手机,可劲儿往下拉着领口,探头朝外边应了声,“呵呵小馋猫真有口福,你哥今天赶集买了排骨,咱俩先吃点,等会跟你哥再喝两盅。”

王宇瞅眼桌上的排骨,还真有点嘴馋了,对王海花用不着客气,让她看见来道歉的大吃二喝,先气死她十块钱儿的再说。

他也没有多想,坐春梅对面小板凳上吃起来,排骨味道还行,就是觉着她这领口有点低,中间沟沟都露出来多半条。

“嗯这排骨炖的太够味了,哎嫂子你也吃啊。”王宇抬头看春梅时,她突然就觉着自个脸蛋子猛热,虽然勾搭王宇睡觉这事,是自家男人应允的。

可春梅一想等不多大会儿,自己就要跟王宇做那事,她这心里也不知道害羞还是激动,反正就很不是个滋味儿,不过为生个孩子,她也只能按自家男人说的做了。

“来王宇兄弟,嫂子先陪你喝一杯,反正你哥买酒已经快回来了。”

李佳才刚刚离开,王宇这心里本来就不舒服,正想借酒把眉头给舒展开喽,啃着手里的排骨,一来二去就跟春梅撂倒了多半瓶牛栏山。

几杯酒下肚,王宇不但不觉着晕反倒很舒服,“我去,难不成灵莓果还有千杯不倒的好处?”

这正嘀咕着抬头看春梅时,无意中瞄到俩掰花花的大长腿,然后朝裙子缝儿里一瞅……他脸蛋子刷的下就红了。

春梅看王宇偷着咽口水,就手扶着桌子眉头一皱,伸出条大腿就要往地上倒。

“哎呦春梅嫂子,你这是咋了?”

王宇正瞅着人家裙子缝儿呢,见状哎呦声起身上前时,他堂哥透过竹帘儿,刚好看见王宇把他媳妇抱在怀里,心窝子猛被揪住一样,嘎嘣脆的生疼!

他虽说去拦王海花,但在大门口就跟驴拉磨似的,没多大会儿就蹲这回堂屋门口,偷偷往里面瞧着,眼下刚好看见自己媳妇装摔倒,被王宇就地抱在了堂屋门口。

“小宇兄弟,嗯、嗯嫂子心口疼,你快帮俺看看。”春梅喘口粗气,就趁着酒精儿遮羞,撕拉声扯开了领口。

王宇那见过这场面啊,当初在小河边想跟人家李佳做那事,都不知道该从哪儿下手,而眼下王宇盯着春梅嫂子敞开的领口,连脚丫子都想用上。

呼呼,他狂喘两口粗气,“春梅嫂子那个,那个我也快不行了,要不你先救救我吧。”

“啥?呵呵臭小子,你还是个童男子儿吧,弄这事不用喊我舅舅!”春梅误把救救听成舅舅时,王宇顿时心头一惊,“我去上当了,敢情春梅嫂子早就知道要做坏事。”

“堂哥可真敢玩儿,还真让她媳妇儿借我的种,哎呦呦不行了,种子想踹门儿,这想收回去它也不听话呀!”

王宇低头看着怀里的春梅嫂子,她脸蛋子红的像苹果,半眯着两眼还忽闪着眼睫毛,显然就在等自己个一秃噜,给她把“庄稼”种上了。

说实话,王宇是真不想做畜生,可他就是管不住自己个的爪子,伸手往春梅嫂子领口靠着,眼看着就要猛抓上去,王宇忽就听到门口哎呦声骚动。

同样听到自家男人声音的春梅,潜意识间猛害羞朝王宇怀里扎,抬头就在他脖子上玩命儿咬了一口。

“哎呦我去疼,堂哥咋还在门口偷听?”

他一耳朵就认出了声音,王宇意识到堂哥就在门外偷看时,腾的放开正等好事儿的春梅,撒丫子翻墙就跳了出来,连大门儿都没敢走。

“呼呼,幸好堂哥哎呦了声,要不然这会儿就他娘是畜生了。”

王宇靠着墙坐地上大口喘气,左右瞅瞅幸好没人发现,他低头掀开大裤衩瞅了眼,忙扭头撇着嘴难受道,“娘的,都快变成金箍棒了!”

这时,他隐约听到墙头里面,春梅嫂子在责怪堂哥。

“老头子你咋回事,人家王宇眼看着就要开始了,你在门口哎呦啥嘞,是谁让俺借人家东西给你生孩子!”

“老婆子对不起哈,俺、俺看他想摸你,一着急就给竹帘子扎了脸蛋子,下一次下一次,下一次俺肯定不这样了。”

“我去!堂哥心真大,这事儿还要弄几次?”王宇一惊,爬起来就要开溜时,就听见春梅嫂子不乐意了。

“还有下一次?你想借人家生孩子,又不让人家摸俺,你跟俺做那事不摸俺啊,爱生不生反正俺是没脸了,以后还让俺咋见人家王宇。”

“老婆子你放心,俺家兄弟肯定认为是他自己没忍住,不会想到咱俩借种子,要不俺为啥让你劝他喝酒嘞……”

“我去,堂哥这那是缺精啊分明就是缺德,让我认为占了春梅嫂子的便宜,我还得巴巴替他俩保密,堂哥我日你媳妇,连自家兄弟也挖坑!”

王宇朝墙头骂了句溜达着回家时,一想到刚才春梅那敞开的领口,还真有点期待下次借种子的事。

但王宇怎么也没想到,他跟春梅的事隔天就露馅了。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