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醉一场述深情楚昊谦落文冉免费阅读章节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4 17:33

今天为大家推荐一本叫《醉一场述深情》的小说,这本小说情节设计吸引读者,一环扣一环,而楚昊谦落文冉的故事核心又将如何开展,在本站可以阅读到这本小说。醉一场述深情第20章 除落家背景外,你还剩什么!她这个时候的确是不该说什么,只是撇过了眼。过了一会才道:“怎么,来这种的地方,你很意外吗?楚昊谦,你想清楚,我们在我出去的那一刻,就没有任何关系了,楚先生,请放手。”但落文冉你有时间指着自己的观点,况且她来这里的确是没有什么想法。

推荐指数:8分

《醉一场述深情》在线阅读全文

醉一场述深情第20章 除落家背景外,你还剩什么!

楚昊谦根本就不是这样认为的,因为这里有各大富商出入,一个不小心的话就会被他们盯上,到时候她一个人该怎么办?

“放手,”他冷哼一声,下一秒,楚昊谦高大的身躯覆上落文冉,粗暴的一下子抓起她纤细的手臂,额头上青筋暴起,眼眸也不自觉的开始,慢慢变红。

落文冉有些不知所措,这是她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楚昊谦这样的可怕。

落文冉挣扎着,可是自己根本挣扎不过来,一个男人的力气和自己相比,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你放开我……你弄疼我了……”落文冉一只手使劲的想要掰开楚昊谦的手,可是根本就是无济于事。

现在她几乎是越想越委屈,自己根本就没有做错什么,为什么要受极大这样的凌辱。

这么一想起来,眼眶也不自觉的闪出泪光。但是也拼命的在忍不让眼泪就这么硬生生的流出来。

楚昊谦在看见落文冉眼中闪烁的泪光,这才意识到自己在抓着她的手臂,死死的不放开。

也许是自己太过于心急了,只要遇到她的事情,就会暴躁起来。

他不是在落文冉来这种地方赚钱只是在意她无论什么情境,也一刻不肯与屈服的脸庞,也不愿意来求助自己。

况且跟她低声下气求一下又会怎么样?紧接着,一股大力的松开落文冉的手臂。

落文冉本来就很轻柔,加上楚昊谦,那么大的力气其让她差点摔倒在地上。

不过还好,有高跟鞋的助力,让她稳住了步伐。楚昊谦见落文冉这样,心里又忍不住的放弃了温柔,可是一想到她能这样对自己心里又忍不住的来火。

落文冉使劲的揉了一揉自己发青的手臂。虽然很疼但是心里面却更加的疼。

她握紧拳头,恼火道,“楚昊谦,如果你觉得我低贱,我不需要和你解释,以后,请你不要随意的触碰我,我不喜欢。”

虽然她也许违背了自己内心做这样的事,但落文冉并没有觉得自己有错。

站在一旁的女人看着楚昊谦脸上僵硬的肌肉和内敛眼神,意识到不对,也立刻慌忙的逃出了包间。

此时诺大的包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落文冉刚开始有些害怕,刚刚还有一个人,至少楚昊谦不会做出什么事情,但是现在就难保不准了。

楚昊谦一直忍着自己的情绪,不让它爆发出来,因为他怕自己一旦爆发出来,就真的到了一发不可收拾的地步。

他再次看向落文冉,在黑暗里黑色的眼瞳放大起来,:“你觉得你一个你什么都没有的女人,在一个及其混乱的会所做下去,会发生什么,如果今天我不在这里,明天你就可能在其他的地方被男人侮辱,当真以为法律能够保护你的安全。?”

“当真幼稚,律文,是人定的,落文冉,你除了一个落家的背景外,你还剩下什么。”

落文冉抬起头,对视他可怕的眼睛,倔强道:“那又怎么样,我现在,与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一直否认,还要决定我自己的事情,凭什么。”

落文冉的颤抖声音一声声打在了他的心上。

楚昊谦俯视着她努力扬起的头,出奇的没有反驳。

落文冉很执着,对自己的想法没有感到不对。

楚昊谦也明白,继续争论下去,并没有结果,还可能让她感到绝对的抗拒与对他的厌恶去。

但就是她这样的态度,每次,都让楚昊谦感到想要把她把自己的想法在现实中否认。

归根结底,落文冉心智的不够成熟,和楚昊谦的现实主义的强烈控住欲,让两个人在将伪装撕开的时候,难以将对话继续下去。

但也许就是这样的不成熟的想法与随性的行为,让楚昊谦更加不忍伤害她的心灵。

也许是对当初的自己缅怀,在落文冉送上门的时候,赫然决定了把她bao养当做自己的私人小宠物。

但她自私的想要拥有情人的很多东西,就越了楚昊谦的底限。

看着她倔强娇嫩的脸庞,他低下头,狠狠的汲取着落文冉唇上的温柔。落文冉极力的推开他的胸膛,却不小心的,脚崴了一下。

她痛苦的退后几步,皱起眉头,崴脚的愿意,可能因为他甩开自己的时候力度挺大,又因为自己没怎么穿高跟鞋的原因。

导致刚刚脚崴了一下,可是现在的落文冉依旧是在强撑着,她告诉自己,自己千万不能够在楚昊谦面前露出破绽。

楚昊谦看着她坚决远离他的态度,内心恼火起来,但见到她紧皱起的眉头,才发觉她的额尖上冒出了一层细汗,然后看到她很不自然踮起脚。

像极了,是在拼命的忍耐着什么。楚昊谦,走到她的跟前,蹲下身看了一眼。

落文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抱到沙发上坐下,本想开口,可是却痛得发不出声。

楚昊谦慢慢脱掉她脚上的高跟鞋,缓缓把她的脚托起来,冷冷道:“就这么讨厌我?现在很好过?”说着,他用手心按摩着她受伤的脚跟。

过了好一会儿,落文冉疼的声音发颤的开口,“脚疼”

楚昊谦一听,松开手,才发觉脚踝处红肿旁边,还有一大片磨破皮,猛然的想到自己刚刚那样强制的吻了下去,和她不喜的抗拒,楚昊谦的内心,开始内疚。

被他按摩着伤口的地方去,感到好了很多,没有刚才那么疼了,落文冉小声道:“放我下来吧,差不多了。”

“你真的不想好。”楚昊谦沙哑的声音中,他高大的身躯走到包间的储柜箱前,从里面拿出了医务箱。

落文冉坐在沙发上面,腿也不知道在放在哪里,就在这时候,楚昊谦快步走到她的身旁,把腿搁在自己的腿上。

他什么也没说,落文冉却感到了内心的温柔。

楚昊谦拧着眉打开医务箱,拿出碘酒和棉签,开始慢慢的擦拭起来,“有点疼,忍住?”

落文冉木纳的也就点了点头,看着楚昊谦为自己认真擦药的模样,忽然觉得他也不是那么讨厌。

“疼”楚昊谦将帮绷带绑紧,落文冉忍不住的哼声。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