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本)作者梦里梦外的小说-堕落少女叶浩天李舒曼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5 14:31

叶浩天李舒曼的小说是堕落少女,是梦里梦外作者的现情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堕落少女小说精彩阅读:“舒曼,你好漂亮!”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在我隆起的双峰上上游移着,仿佛要把我吞下,他的手也要不安分地伸向我的裙底。我恶心地咽了口唾液.还是陪笑地看着他:“刘局长,我敬您一杯!”

推荐指数:8分

《堕落少女》在线阅读全文

堕落少女第1章 我叫李舒曼

她被带进手术室。 “周太太,裤子脱掉,腿叉开,我们准备为你手术了。”医生戴着口罩望着她,站在床边,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这道提醒,恍若劈开她的灵魂。 她茫然地睁大了眼,迅速从床上下来,仓皇不安的往后退:“你们别过来,我不想打掉我的孩子,是周靳远逼我进来的,你们这是在犯法……” “周太太,您别为难我们了。”医生也很难做:“这是周先生的命令,我们也不能违抗。” “不!” 苏桐急了,像是断线的风筝,在短短几秒之间奔向了窗户,心里是铺天盖地的哀戚,面上是不顾一切的坚决:“你们是医生,不是刽子手啊,如果非要打掉我的孩子,那我宁愿从这里跳下去一尸两命,也好过和我的孩子阴阳相隔!” 医生眸子松了松…… —— 十五分钟后,苏桐从手术室出来。 周靳远和安欣瑜端坐在走廊长椅上,见她苍白着一张脸走出来,他面无表情地将离婚协议书递给她,完全看不到她的虚弱与难堪。 “欣瑜怀孕了,我要给她一个名分,签了它,我会让你父亲平安出来。” 苏桐此刻满心酸楚,却真的好想好想笑出声。 她拼了命哀求他给她生路,他毫不在意。而不过短短十五分钟,安欣瑜怀孕了需要一个名分,他就恨不得把一切好的捧到她面前,为她扫清所有障碍! 太过鲜明的对比,仿佛一巴掌狠狠打在她的脸上。 打肿了脸,也打碎了心。 “桐桐对不起。”安欣瑜虚捂着小腹,满脸内疚和自责,甚至拉着苏桐的手往自己脸上招呼:“是我不好,是我勾.引靳远哥,你打我吧,你骂我吧,只要你能开心一点,就算你要我给你跪下磕头我也毫无怨言,只是……桐桐,我有孩子了,我不能让我的孩子没有爸爸,你可以原谅我这一次么?” 啪。 苏桐当真扬起手,直接重重甩了她一巴掌。 那一巴掌落下,空气都沉寂了几秒。 “安欣瑜,总有一天你会有报应,全天下的人都会发现你这张我楚楚可怜的脸蛋下面是一颗怎样肮脏的心?比黄河更污浊,比泔水更恶心,唯恐避之不及!” “苏桐你说够了没?!”周靳远一把将安欣瑜护在怀中,冷眼瞥向苏桐:“我看这里最肮脏的人就是你!” 说完,他直接拉着安欣瑜便要走。 安欣瑜捂着被打的侧脸,哭红了眼,却还在为苏桐说话:“靳远哥,桐桐她只是一时气愤才口不择言,我没关系的……” “站住!”苏桐也学着冷漠地叫住他们:“靳远,别这么生气,我没说我不签字,毕竟你要给你的心上人一个名份,又不想重婚,少了我签字怎么行呢?” 她利落地走到两人面前。 落笔在协议书末页签下自己的名字。 “离婚快乐,周先生。”将文件递还给他的时候,苏桐心里在滴血,嘴角却是无谓的冷笑。 对他的称呼也随之改变,角色抽离之快,也是让周靳远为之一愣,但他很快回过神来,离婚这事,不是他一直梦寐以求么? 他该高兴的!

“舒曼,你好漂亮!”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在我隆起的双峰上上游移着,仿佛要把我吞下,他的手也要不安分地伸向我的裙底。

我恶心地咽了口唾液.还是陪笑地看着他:“刘局长,我敬您一杯!”我有些哆嗦地推开他一双油腻的手,不由地扶了下额头,该死的,今天怎么头这么晕,难道我斜眼瞧了一下身边的大哥安凯。

我叫李舒曼,今年24岁,但我已经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老公安峰在海上上班,终年出海,所以,我几乎是一个人独居,平时,上班的时候,孩子会放到婆婆家。

我父亲早逝,母亲没有正经工作,她是靠着做零活把我拉扯大的。

我在一个小公司做销售,日子虽然辛苦,倒是也能顾上我们母女平时的开支。

今天,下班时候,婆婆给我打电话,让我去丰宁酒店接老公的大哥安凯。

却没有想到这是一个局!

刘局长的手马上就要伸进我的裙底,他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情欲,在他的眼睛里,我就像是一个猎物一般:“早就听说舒曼美女秀色可餐,今天一见果真名不虚传!”他猥琐地笑着,接着酒劲就要揽我入怀。

“不好意思,刘局长,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我强忍住心中的恨意,挤出一个笑容.对于,安凯,我不想在此刻撕破脸,我还是给他留下点情面的。

但是心中的耻辱又该怎么说?来酒店之前,我喝了一杯他递给我我的橙汁,现在我越来越肯定,他在里面下药了,我可是他的弟媳阿!”

但是他们又把我当过家人吗?

我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刘局长,舒曼有点不舒服,要不我让依依陪你吧。”安凯压低声音对刘局长说到,不过还是被我听到了。依依是安凯的媳妇,没想到他竟然**到这种程度,拿自己的媳妇取悦上司。

不过我也早有耳闻,田凯的媳妇依陵几乎睡过他们单位所有的男人。至于原因,就不言而喻了。

“还有晴晴。”见刘局长不语,安凯又赶紧补充到,“她们两姐妹的功夫可是众人皆知的哦,刘局长你不想试试双飞吗,爽得很,保证让你飘飘欲仙。”晴晴是依陵的亲生妹妹,两个人的名声半斤八两的,我只知道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到这个程度。

“他们有舒曼漂亮吗?”刘局长色眯眯地看了我一眼,附在安凯的耳边说到。

“刘局长,您放心吧,依依晴晴的滋味保准你尝了再也不会忘记!”两个**的男人咬着耳朵,他们以为我听不到,却不知道,那声音刺耳的很。

我冷笑了一声,眼睛里却含满了泪水。

没想到,丈夫经常不在家,连他的哥哥都这样拉我下水。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不好意思,刘局长,大哥,我有点不舒服,我先回家了,我还得接妞妞放学呢。”我还是有礼貌地对他们笑了笑,逃也似地拿着我的小包离开了。

“哎,美女,别走啊。”我听到刘局长恶心的声音,但我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坐在自己的小破车上,我瞬间泪如雨下,想当初,我和老公是多么的恩爱,那时候我们是在一个学校毕业的,他对我简直好到骨子里。

结婚的时候,婆家什么钱都没有出,我几乎是裸嫁的,我们贷款买了一套房子,简直是借遍了所有的亲戚,丈夫只好去出海,刚开始待遇还是很好的,没想到现在越来越不行了,他的脾气也变得愈加暴躁。

但是我对他还是有感情的。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

我开着我的小破车慢悠悠地回到了家。

因为心情不好,我连锁都打不开了,出去的时候明明锁好的,真的的,人倒霉起来锁也要和我作对!

忽然,门开了,一双手把我拉进了屋里,我还没有反应过来。

一双手,使劲地掐住我的脖子。

我刚要喊救命,却发现那是我的丈夫安峰。

“你个不要脸的,你去哪儿了?”安峰恶狠狠地看着我,眼睛里尽是愤怒,“听大哥说你在酒店里和男人又搂又饱的,你个浪货!”

安峰更加恶狠狠地撕掉我的衣服,我胸前顿时春光大泻!我赶紧用衣服挡住了胸口。

“怎么了,**,那些男人能看我就不能看吗?”安峰看着我,目眦尽裂,他的眼睛里,简直要喷出火来,“你就这么骚,就这么耐不住寂寞,我不在家这段时间,你都和哪几个男人鬼混了?”他轻蔑地看着我,“看你的裙子,大腿都露着,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他伸手一拽,我的裙子就被他拉了下来,紫色的蕾丝**露了出来。

“变态。”我狠狠地给了他一耳光。

“骚娘们,我都嫌你脏,我只是为解决生理需要。”安峰忽然使劲将我抱起来,狠狠地甩到了沙发上。

我使劲挣扎着,却让他更加兴奋:“骚娘们,怪不得那么多男人对你感兴趣,你的身体,还是这么诱人。”

他一双手使劲揉着我的胸,同以往的怜惜相比,这次更多的是情欲,此刻,他只把我当做他的一个玩具。

我的眼睛里含满了泪水,什么时候,我爱的男人变成了这样?

他伸手撕掉我的**,一双大手开始揉捏我。

“安峰,不要!我还得去接妞妞!”

“你装什么纯!”他贪婪地揉捏着我的蓓蕾,眼睛里充满了情欲,“李舒曼,即便再多男人玩你,我也要玩你最后一次,你是我的!”

他的身体愈加坚硬,就要长驱直入。

我却觉得异常耻辱,只想把他推开。我不能在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情况下和他**,尽管他是我的丈夫!

安峰使劲打了我一耳光,一个翻身压到我身上。他嘴里喃喃念着:“小**,我都不该对你这么好,是我太惯你了,竟然给我戴绿帽子!””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