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缘来是你苏总追妻有道苏旭东许九月小说阅读-缘来是你苏总追妻有道皮卡丘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7 16:30

缘来是你:苏总追妻有道小说是著名作家皮卡丘的原创小说,小说讲述了苏旭东许九月的故事,小说缘来是你:苏总追妻有道已上线,一起来本小说阅读网阅读吧:苏旭东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弯下腰,将她一把拉到自己面前,逼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说道:“你穿成那样去参加饭局,那你告诉我,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推荐指数:8分

《缘来是你:苏总追妻有道》在线阅读全文

缘来是你:苏总追妻有道第15章 成了别人的公主

苏旭东眉心一动,转身走到九月跟前,晦涩不明的眼神落在她面上,大手鬼使神差地摸着她被打得红肿的脸,喉头一滚,“疼不疼?”

九月脸色冷了下来,偏过头避开,“别碰我。”

“你这个混蛋,你来干嘛?”九月一见到苏旭东,就想起昨天那档子事,虽说最后还是他救自己于水火……

可是她差点就被人侮辱了!

她用手指着面前的这个男人,“假惺惺。”

苏旭东一手抓住她的手腕,弯下腰,将她一把拉到自己面前,逼她直视着自己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说道:“你穿成那样去参加饭局,那你告诉我,你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这不是您费尽心思地安排吗?现在反而来问我?”九月回呛道。

苏旭东又加重了手上的力气:昨晚的事情,在今天报道出来之后他就猜到不对劲,让路言奇去查了经过,这才知道自己被人耍了。

可是因为有了陆禾的出现,一向不喜欢解释的苏旭东,还是想要逼她亲口说实话,他想知道这个女人究竟是怎么想的?

他的眼神中有深不见底的冰冷,周遭环绕着不可侵犯的气场:“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九月努力想要挣脱,可是这个男人实在是力气太大了,根本无济于事,她指着门的方向,满腹委屈的说道:“你的秘书拿来让我穿的,你还怪我?这不是你的指示吗?还害我差点……”

不想再回想昨天的事,九月别过了头,强忍着眼眸中的泪滴。

苏旭东听她这样说,心中流淌过一抹温软:按照她的倔强性格,受了这么大委屈还肯解释,是不是也有一点在乎他的感受?

但是这一点小心思,他并没有轻易在九月面前显露:一想起自己昨天去救她时,见到她时,她的狼狈与胆怯,眼底隐忍不发,实则想弄死那个想要伤害她的混账……

“我……没有。”苏旭东放下她的手,直起腰,见她慢慢抱住自己的双膝,小小地缩成一团,心有不舍。

他想要给予她以安慰,又不知该怎么做,笨拙地右手轻轻拍在九月的肩上。

可是转念一想,即使她身处险境,为什么第一时间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那个昔日甩了她的前男友陆禾。

许九月对于那个男人怕是还有许多未解的情愫,到底她心底是怎么想的?

苏旭东心内也是七上八下。

“还在生气?”苏旭东及不可见地叹了一口气,“你这人,腿伤了还这么不老实,真的一刻都不能消停了?”

被两个女人掀起的怒气,让九月没了好脸色,再看苏旭东没个道歉的意思,她顿时反唇相讥:“我觉得我挺老实的,总不能太过放肆,否则苏大总裁哪天不高兴了,又用什么下三滥的手段让我被人这样那样,我上哪儿哭去?”

想到昨天他闯进去时看到的糟糕画面,苏旭东身体一僵,脑袋嗡嗡作响,下意识想要解释:“九月,昨晚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九月心底一松,她透过江璇璇的话就知道昨天的事情应该不是他指使的,有一点苏夫人说得没有错,至少苏旭东还没有落魄到需要出卖自己老婆去讨好合作商的下场。

可是想到他昨天在宴会上对她横眉怒目,又丢下受伤的她一个人离开,今天又因为他被两个女人轮番收拾,九月心底又不大舒服,眉头一横,冷声怒怼:“不用解释,我的伤难道是假的?你说什么鬼话,我都不信。”

“不信就算了。”苏旭东向来不喜欢解释,尤其是和女人说这些细腻的解话,再加上九月胡搅蛮缠的话,他更是烦躁不已,单手按了按额角,想到昨夜看到的场景:哼,怕是在她心里,他就是卑鄙无耻的小人,陆禾就是驾着七彩祥云来拯救她于水火之中的大英雄。

他压抑心里的躁郁之气,他闷声转移话题,“等你脚好了,陪我参加江老的商业聚会。”

九月想到苏夫人气焰嚣张的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毫不犹豫地拒绝,“我不去,谁爱去谁去。”

苏旭东斜她一眼,忽地站直了身子,眸色讥讽,直接反丢一句:“九月,你不是觉得我故意利用你讨好合作商吗?那你难道不想看我出丑么?我现在给你一个表现的机会。怎么?陪我参加一个商宴而已,现在就不敢了?”

苏旭东此人,向来作风强势,行为霸道,他对九月一贯隐忍,可骨子里的霸道气性却并未消失。

必要时候,他也有必要手段。

不是觉得他不如陆禾正派吗?

那他就混账给她看好了。

苏旭东绝对不知道,现在的自己哪里还是外界眼底雷厉风行杀伐果决的苏大总裁?分明就是个幼稚的三岁小孩。

“九月,看来你的气性也不过如此。”苏旭东微微勾唇,笑意融化了坚硬的棱角,气势却分毫不减,“怕了就认输,女伴而已,遍地都是。不过以后你就乖乖听话,我让你陪谁吃饭你就要陪谁吃饭!”

九月本来发泄过的怒意瞬间被挑起来,哑然失笑,“认输?我会对你个人渣认输?苏旭东,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她抬起上半身,强势逼近,冷言冷语,“既然你敢带我去,就别后悔。让我陪客,我陪你个死人头。”

苏旭东抬手抚过她红肿的面颊,动作轻柔,说了一句似是而非的话,“怎么可能后悔呢?”

架不住苏旭东的强势,九月最终还是盛装跟苏旭东一起出席商业会。

九月身为许家大小姐,世家名媛的风范不会比旁人差半分,只不过和苏旭东这一段婚姻,外界极尽可能地抹黑了自己,好像她就是个不入流的女人,配上苏旭东跟牛粪巴结上了举世无双的鲜花似的。

九月一身冰蓝色曳地礼服坐在他身边,裹胸设计露出了性感锁骨,肌肤欺霜赛雪,五官精致无匹——

惊艳一如当初。

司机聪明地落下挡板开车,苏旭东偏过头,黝黑无波的眼神落在九月面上,见她眉心微蹙,反倒是得寸进尺,挪了身子挨着她的肩膀,大手横过肩头,虚虚地揽着她,“很漂亮。”

她从来都没有这样为他精心打扮过。

他刚刚回国的时候,其实是去找过九月的,可是那个时候,她打扮地青春靓丽,投奔另外一个男人的怀抱。

他缺失在她人生里的这么多年,这个美丽的姑娘,成了别人的公主。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