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结)厉诤言秦希月是主角的小说 - 仙人茶小说阅读网

发布时间:2018-12-06 17:31

主角是厉诤言、秦希月的这本小说叫做《旧梦已隔两江南》,是一本由作者诗酒年华所写的都市爱情小说,小说剧情精彩丰富,情节扣人心弦,下面给大家带来旧梦已隔两江南第四十四章 厉诤言,你偷亲我:张晓应了一声,才向刘医生说道:“谢谢刘医生,大晚上的真是麻烦你了,这边请,我送你出门!”

推荐指数:8分

《旧梦已隔两江南》在线阅读全文

旧梦已隔两江南第四十四章 厉诤言,你偷亲我

听到门铃声响,张晓连忙开门,领他进了二楼秦希月的房间。

看到躺在床上,即使昏睡着,手也一直捂着胃部,一脸痛苦的秦希月,李医生心里也稍稍有了个大概。

应该是胃病犯了,而且还是很严重的胃病。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快过来?”厉诤言见这刘医生还站在门口,不由得开口怒喝道。

或许,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自己此刻脸上的表情是有多为秦希月着急。

李医生连连应了声“是!”,便快步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医药箱放下,开始检查起秦希月的病情。

秦希月此刻皱着眉头昏睡在床上,满脸痛苦。

因为胃里的翻腾感,她难受地“哼哼”两声,便翻过身去了。

厉诤言在心底叹了口气,伸手将秦希月又给翻了过去,动作十分轻柔,看得一旁的张晓都傻眼了。

因为,自从他们少爷跟夫人结婚后,他一直都对夫人是不冷不热的,何曾见过他这么温柔的一面。

这是不是证明他们之间的感情又近了一步,想到这里,张晓在心里暗自期待着。

“厉总,夫人今天可曾淋过雨,又喝过酒?”

刘医生一边拿出听诊器按在秦希月的胸膛上,一边朝厉诤言问道。

淋雨?那不就是今早自己将她赶下车所造成的吗?

喝酒?想起今天在车上看到秦希月和陆谦一起吃饭,有说有笑的模样,应该是那个时候喝的酒吧?

她竟然还背着自己偷偷和陆谦见面,厉诤言的心里一阵闷气。

见自家少爷不回话,张晓只好应答了起来。

“淋雨我就不知道了,但我家夫人应该是喝酒了的,因为刚才我扶夫人回房的时候,还在她身上闻到淡淡的酒味,刘医生,这有什么问题吗?”

刘医生又仔细检查了一番,才回道:“喝酒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夫人最近压力过大,再加上淋雨,所以导致胃病犯了,夫人本就体虚,这期间还是不要喝酒为好,等下我开点胃药给夫人,你记得叮嘱夫人按时服用就行,还有,夫人最近的饮食要以清淡为主,一定要记得规律用餐,夫人胃病也有几年了,怕是很难治好。”

胃病?听了刘医生的话,厉诤言猛地朝躺在床上,满脸痛苦的人儿看去。

他第一次发现,秦希月这个女人真的是太瘦了。

瘦弱到那纤腰都能让他盈盈一握。

可自己以前还那么针对她,把家里所有的家务活都交给她去做,还动不动就出言讽刺她。

想到这里,厉诤言的心里就充满了满满的负罪感。

“张晓,送刘医生出去吧!”厉诤言转而向张晓吩咐道。

张晓应了一声,才向刘医生说道:“谢谢刘医生,大晚上的真是麻烦你了,这边请,我送你出门!”

说着,张晓便径直打开房门,领刘医生出了房间。

二楼的房间里,顿时就只剩下厉诤言和还在昏迷当中的秦希月两人。

厉诤言为秦希月盖好了被子,看着她苍白的毫无血色的脸。

不知道为什么,心底最深处被狠狠的触动了一下。

他的手不受控制的伸了出去,轻轻抚摸上秦希月的脸。

从眉目到鼻尖,再到下巴,一笔一画,那么深刻。

良久,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心竟然会对秦希月此刻的痛苦,起了一丝怜悯之心。

这是为什么?他不是讨厌秦希月吗?

不是很希望跟她离婚吗?为什么还会心疼她?

厉诤言觉得自己此刻的心都不受自己控制了。

而他恰恰最讨厌这种掌控不了的感觉。

他快速的收回手,站起身,落荒而逃的出了这个房间……

第二天,厉诤言早早的就醒了,洗漱完毕,下了楼。

张晓也已经把早餐准备好,放在了餐桌上。

可是厉诤言左等右等,都等不到秦希月下来吃早餐。

难道是因为昨天的胃病还没有好?

无数个念头开始在厉诤言的脑海里冒出。

最后,他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楼上秦希月的卧室,看一看她。

免得这女人又出什么岔子。

站在门口,踌躇半响,厉诤言终于鼓起勇气敲了敲门,没有反应,再敲了敲门,还是没有反应。

厉诤言担心的干脆直接推开了秦希月的房门。

径直走进来,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安静甜睡的小脸,美好的不忍心让人打搅。

厉诤言看着秦希月安然沉睡的面容,有那么一刻是愣怔着的。

秦希月卷在被子里,像极了一只可怜的小猫。

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一头柔顺的长发,妖娆的散落在枕头上。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户,一缕一缕的照射进来,映衬在她的脸颊上,显得她越发的明艳动人。

厉诤言看着,看着……心底忽然萌生出一股悸动。

他放慢了呼吸,可是眼神还是不由自主的落在秦希月的额头上,眼睛上,鼻尖上……

最后,他终于控制不住诱惑,低下身去,慢慢的朝秦希月的唇瓣上吻了上去。

秦希月半梦半醒之际,思绪还是迷迷糊糊的,只觉得朦胧中似乎有一双眼睛在盯着她看。

接着,一个轻吻就落在了她的嘴角边。

大概是在做梦吧,因为她发现那双眼睛的主人依稀就是厉诤言。

而且他还吻了自己,简直是不敢相信。

他没怒骂自己就算不错了,秦希月这样想着,翻了个身就准备沉沉睡去。

可是,等等,好像有些不对。

厉诤言?吻?

想到这里,秦希月的眼睛猛然睁开。

看到的却是一张冷峻而熟悉的面容,这人正是厉诤言。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