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作者狼七的小说-龙墓鼎罗泽佟云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7 14:32

罗泽佟云的小说是龙墓鼎,是狼七作者的悬疑小说,花生小编给看官们带来龙墓鼎小说精彩阅读:“哎,你们听说了吗?西山矿洞下面好像是挖出什么宝贝了!”他此言一出,旁边的几分人便也都围了上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我就在西山的那个矿上,那天挖掘的时候我也在呢!”说话的是个年轻人,染着黄毛,眼睛不大,说话的时候带一点南方口音。“真有宝贝儿?”那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靠上来,掏出一根烟递给年轻人。

推荐指数:8分

《龙墓鼎》在线阅读全文

龙墓鼎第14章 陈年往事

“这是为什么?”外公不解的问道。

“没人知道,除非……除非找到乾隆皇帝的题字!”刘强说道,“相传乾隆皇帝在看了那座行宫之后曾经留下了亲笔题字,而后发布了一道密令!”

“什么密令?”

“你们两个在说什么?”那个红卫兵又醒了过来,大声的吼道,此时他两眼放光,显然刚刚他们两个的谈话吵到了红卫兵休息。

外公和刘强再次沉默了。

那个红卫兵再也没有睡觉,一直到天明,外面的人来带人去广场的时候,刘强忽然轻轻的抓住了外公的手,在他的手上写了几个字,外公眉头紧皱,一脸惶惑的望着刘强,这时刘强对着外公点了点头微微的笑了笑。

外公停顿了一会儿,忽然恍然大悟。刘强在外公的掌心上写了三个字“燃烧弹”,这是他们之间的暗语,这暗语的意思是“屋内有秘密!”

外公望着被押解而去的刘强,怔怔的在房间里打量,他们现在被关的这件禁闭室之前是一座破庙,从这里可以遥遥望见勘言寺,可是这个小小的禁闭室中究竟有什么秘密呢?外公上下打量着,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了屋顶。

“走吧,轮到你了!”正在这时一个红卫兵冷冷的说道。

外公恋恋不舍的离开了这件禁闭室,在路上外公的心里一直在琢磨,为什么自己没有早一点看到那禁闭室顶层上所刻画的东西呢?

这天外公和刘强被分别送到了两个地方进行批斗,晚上被押解回来的时候,外公刚被押解进院,外面的红卫兵便开始骚动了起来,似乎是发生了什么大事。

外公和其他的几个人被安置在院子中,看守他们的红卫兵也被叫走了。直到夜间八点左右他们才回来,外公注意到他们每个人的脸上都有一些惊惧的神色,后来才隐约的从红卫兵的口中得知,那天的批斗会上一个批斗犯死了。

其实批斗犯死去的事情并不少见,然而这次那个批斗犯似乎是死的极其可怖。具体情形外公听不清楚了,只是他心里一直在担心着刘强的安慰,因为被押解走的五个犯人只有刘强一个人没有回来。

吃过晚饭,外公他们忽然被转移到了另外一件禁闭室,这点让本来准备在晚上继续研究那件禁闭室房顶上秘密的外公大失所望。他们被转移到了一个地窖中,这个地窖原来是盛放一些农杂的,此时他们四个人和一个红卫兵被安置在这里。

入夜,那个红卫兵却一直在外公面前焦灼的走来走去,忽而停下来看看外公,似乎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终于过了半个小时那个红卫兵终于停住了脚步,站在外公面前,停顿几秒之后那个红卫兵才将嘴凑近到外公耳边轻轻的说道:“他昨天有没有和你说什么?”

“谁?”外公明知道红卫兵空中的“他”指的便是一直没有回来的刘强。

“别给老子装糊涂,有没有和你说什么?”红卫兵有些恼羞成怒的说道。

外公摇了摇头。

“如果说了什么要尽快上报,对你有好处,否则有你好果子吃!”红卫兵恶狠狠地说道,然后对着外公身后的三个注视着红卫兵一举一动的人说道,“你们看什么,不关你们的事!”

“他真的什么也没说。”外公辩解道,“刘强去了哪里?”

那个红卫兵稍微愣了一下然后绷着脸说道,“他已经被送到别的地方去了!”

外公将信将疑的望着那个红卫兵,这句话的可信度几近于零,一种不祥的预感悄然的爬上了外公的心头。

正在此时,外面忽然又嘈杂了起来,那个红卫兵立刻转身,爬上椅子打开地窖的盖着,瞬间一股烧焦的味道冲了进来。

外公站起身子,从下面竭力的向外看。

“出什么事了吗?”那个红卫兵对着外面喊道。

“娘的,失火了!”一个人匆忙的说道。

那个红卫兵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很得意的退了下来,脸色立刻变得阴沉了,“你站起来做什么?”

“我想看看是哪里失火了!”外公诺诺的说道。

“不管你的事,坐下!”红卫兵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他的这句话刚落,只听外面砰的一声巨响,接着整个地窖都在震动,一股气浪从地窖的开口冲了进来。他的这句话刚落,只听外面砰的一声巨响,接着整个地窖都在震动,一股气浪从地窖的开口冲了进来。

这次那个红卫兵的脸色也变得极其难看了,他立刻扭身冲了上去,外公出于好奇也随着红卫兵走上了地面。刚一到地面外公便觉得一股强大的气浪再次向自己扑了过来。外公可是经历过抗美援朝的人,他心下不妙,一把拉住那个红卫兵一起跳入了地窖中。

在他们刚跳下的一刹那,一团火立刻翻滚了过来。外公强忍着刚刚摔下来的疼痛,上前将地窖的盖子盖住了。那个红卫兵已经被摔得不省人事了。

外公站在地窖中思忖着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只不过是一座房子失火又怎么会产生这么强烈的爆炸还有大火呢?

一直等了大约一个小时,外公轻轻的爬上梯子,在地窖的盖子上轻轻的摸了摸,盖子已经不在发烫了,于是卸开盖子,一股焦灼的味道立刻冲进了外公的鼻腔。他向外望了望,此时整个寺庙已经完全被火烧坏了,院子中横竖的倒着几具烧焦了蜷缩着的尸体。

外公小心翼翼的走出外,这个院子里的惨状完全不亚于异常不大不小的战争。他茫然的再院子里走动着,他走到已经坍塌的屋子里,大火已经将所有的木制结构烧毁了。此时一些比较大的衡量还是呼呼的冒着黑烟。

他在废墟中搜寻着昨天晚上的一点蛛丝马迹,然而找遍了所有的屋子却依然是一无所获。

那天是外公这一生最难忘的一个夜晚,不久之后文化大革命结束了,外公从那天晚上便再也没有见到刘强,文化大革命结束之后外公也想尽各种办法联系刘强,然而刘强就像是一个影子一样消失在了人海中。

而那天刘强和外公所说的话,他却一直牢牢地记在心里。回到家之后,外公便得了重病,而然他却一直豢养着那只人面猫,直到被我发现。

暑假结束后我便回到了学校,然而外公的故事却一直在我脑海中盘旋着,我曾经将这个故事告诉我很多朋友,其实一些是研究历史的。他们也只是淡淡的听听,以为那只是我讲的一个故事而已。

可是我知道那些根本就不是故事,我一直坚信着龙墓鼎一定是存在的。只是,我们现在根本还没有找到。

外公去世的时候我再次见到了那个安详的躺在棺椁中的老人,他似乎没有任何怨言。外公下葬的那天晚上,我悄悄地走到了后院,在那刻桃树下面发现了外公所说的地窖,我撞着胆子走了下去。

里面空无一物,地上有一个小小的茅草窝,在地窖的墙上有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洞,最大的洞,我蜷缩着身子已经能够爬进去了。

半年之后我毕业了,便主动要求到大旗来指教,虽然受到了多方的阻挠,不过最终我的愿望还是实现了。然而刚到大旗,一件奇怪的事情便发生了。大旗镇在承德北部大概一百公里左右,承德本身属于山区,所以一路上基本全部是山路,而且通往大旗镇的交通并不是很便利,每天只有一辆大巴。

刚登上大巴,天上便乌云密布了起来。以前虽然回过大旗几次,但是一直生活在平原的我,对身边巍峨的大山多少还是有些忌惮,尤其是车子疾驰在群山之间的时候,总有种大山即将倒向我这里的那种不安。

车子启动的时候,硕大的雨点已经开始滴落了。车上的人很多,有些人因为没有座位一直站着,空气中氤氲着一种难闻的怪味,我仔细打量着身边的人,他们大多都是一些矿工的装束。

后来从他们的交谈中我才隐约的得知,原来大旗这半年来的变化是突飞猛进的,因为在地下发现了大量的铁矿。而更令我惊讶的是其中一个高高瘦瘦的四十左右岁的矿工的话。

“哎,你们听说了吗?西山矿洞下面好像是挖出什么宝贝了!”他此言一出,旁边的几分人便也都围了上来,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我就在西山的那个矿上,那天挖掘的时候我也在呢!”说话的是个年轻人,染着黄毛,眼睛不大,说话的时候带一点南方口音。

“真有宝贝儿?”那个四十岁左右的男人靠上来,掏出一根烟递给年轻人。

虽然在他们头顶上就悬挂着“禁止吸烟”的牌子,然而这些人依旧肆无忌惮的点上烟,袅袅的烟雾很快便占据了整个狭小的空间。

“那天的天气和今天差不多……”年轻人故弄玄虚的说道,我不自觉的向窗外望去,此时的雨已经越下越大了,柏油马路上腾起了一层淡淡的白雾,远处的山峦也已经被一层白烟包围住了。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