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主角是纪程然粟薇薇的小说by弦外之音《天降夫君不自爱》小说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2-07 11:30

天降夫君不自爱小说是一本女频小说,主角是纪程然粟薇薇,此书正处于已完结,本站极力推荐阅读:粟薇薇很吃惊,难道真的是她看错了,那天看到的人并非沈夕,而是苏梦果?果真像纪程然说的那样,现在时兴整容,也许只是她看岔了眼,将苏梦果误认为是沈夕?

推荐指数:8分

《天降夫君不自爱》在线阅读全文

天降夫君不自爱第12章 你要跟谁去领证?

另一方面,粟薇薇上了二楼的雅座后,挑了靠近墙角最不起眼一个位置,将DV藏在手提包里,打开一条缝隙,将摄像头面向卡座前面的苏梦果。准备就绪后,点了杯饮料,打开手机刷了下微博,眼睛却时不时盯着目标苏梦果。

她所在的方向,恰好侧对着苏梦果的卡座,在调整拍摄角度时,粟薇薇发现,如果从背面观察的话,苏梦果的背影跟沈夕十分相似,同样纤细瘦削,身高也差不多,加上那一头韩式浅棕色梨花卷发,两人的衣着品味极其相似,如果只是从后面或者侧面看去,有时候甚至会将两人搞混了。

这让她想起上次在公交车上看到的那个疑似沈夕的女人。

粟薇薇很吃惊,难道真的是她看错了,那天看到的人并非沈夕,而是苏梦果?果真像纪程然说的那样,现在时兴整容,也许只是她看岔了眼,将苏梦果误认为是沈夕?

努力回想那个当时看到的那张脸,再跟不远处的苏梦果背影重合起来。

她甩甩头,发现只要每次深入去思考这个问题,脑海里那个影像就会越来越模糊,白茫茫的一片。她按捺住自己不再想下去,专心观察着苏梦果。

有个男服务员认出苏梦果,与她合照。

隔壁卡座一位中年男子抱着儿子经过卡座时,“一不小心’”打翻了咖啡,苏梦果站起来不知道说了什么,那中年男子递给她一包纸巾,道歉后抱着儿子离开。

苏梦果戴上墨镜,又点了一杯摩卡和一份黑森林蛋糕。

苏梦果起身离开……

食指和中指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粟薇薇暗暗记住苏梦果的每一个动作,即便DV已经拍下刚才那一幕,有很多细节,她还是会选择自己亲眼去观察。在苏梦果离开后,她盯着她的背影看了片刻,这才结账买单。

下楼梯的时候,她一眼就看到纪程然与沈黎谈笑风生,沈黎笑得花枝乱颤,两人不时相视一笑,又彼此聊着什么趣味的话题,看起来就像相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

看到这一幕,粟薇薇眼里的两簇小火苗熊熊燃烧起来。

这个臭流氓,这还不到半个小时,他居然就勾搭上了沈黎,还一脸色眯眯地看着人家,简直就是天底下最无耻的混蛋流氓。

枉她这两天还对他有一些改观,现在看来,她的眼光怎么可能看错人,像他这种人渣,就应该趁早人道毁灭了。

纪程然像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突然看了过去,正好与粟薇薇喷火的眼神撞在一起,错愕片刻,他淡淡收回目光。

臭流氓,居然敢当做没看到我!

粟薇薇气不打一处来,捋起袖子,差点冲下去揪住他的耳朵狠狠揍一顿。在路过客人奇怪的目光下,不甘不愿忍下这口气。真是气死她了,女子报仇,十年不晚!

看到她跺脚走出咖啡厅后,纪程然眉宇松开,站起来笑道:“沈小姐,我还有点急事先走一步了。”

沈黎难掩失望:“哦,纪先生是个大忙人,倒是我啰里啰嗦说了那么多,打扰纪先生了。”

“无妨,能够与沈小姐这样的大美女一起品咖啡聊天,也是一件十分享受的事情。”纪程然淡淡一笑,转身打算离开。

“等等。”沈黎站起来,娇羞地看着他,恋恋不舍道:“相逢即是有缘,纪先生不留个联系方式吗?”

她很少主动向男人索要联系方式,显得拘谨而羞涩。

“既是有缘,何必留下电话?”纪程然挑眉看了她一眼,“相对于安排,我个人比较喜欢不期而遇。沈小姐,再见!”

从来没被异性拒绝过的沈黎,第一次主动示好却被拒绝,短暂的难堪之后,她扬起下颌,望着纪程然潇洒不羁的背影,缓缓握紧了拳头,眼睛划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兴奋和狠厉。

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粟薇薇并不知道她一离开,纪程然就立刻追了出来。在街道上走走停停,不时对着空气碎碎念,一会儿龇牙咧嘴,一会儿横眉怒目,路过的行人被她那凶狠的表情吓到,都不敢靠太近。

一道爽朗的呼喊,打断她的胡思乱想。

“薇薇,你怎么在这里?”

粟薇薇转过身,眼睛倏地亮起来:“清羽,你什么时候回国了?哎哟我的天哪,该不是我出现幻象了吧?”

许清羽扑过来给她一个大大的熊抱,两个女孩子就在大街上抱在一起,也不管旁人如何侧目议论,“傻丫头,我昨晚上回国了,正打算找个时间去见你,没想到居然在大街上就狭路相逢了。”

“你还好意思说,去了一年多都没个音讯,你要再不回来,我都快忘了你这个朋友了。”粟薇薇嘴上嗔怪她,那弯弯的眉眼以及上扬的嘴角,却泄露了她欣喜的心情。

许清羽不好意思说:“没办法,你也知道我是干什么,秘密任务嘛,在任务期间别说打电话写信了,就是上个厕所都有人盯着。我找不到机会联系你,可把我想死了。”

“是,你现在可不是一般人,我不怪你,早就听说部队里总喜欢执行些什么秘密任务。知道你受苦了。走,姐们请你吃好吃的去。”

两人挑了一家农家菜馆坐下来吃饭。已有一年多不见的朋友,见面总是有说不完的话。粟薇薇和许清羽同时广大学生,两人同窗四年,友情深厚,毕业后,粟薇薇选择了娱记这条道路,而许清羽则是选择进了部队,从此之后,两人见面的次数屈指可算,然,这丝毫不影响两人之间的友情。

在部队里的情况怎么样,许清羽从来不肯细说,只是寥寥几句一笔带过,粟薇薇晓得她的艰难和苦衷,也没有问那么多。话题不知不觉转向了女孩子间最热衷的情感方面。

这一年发生了许多事,许清羽在部队里也不知道她的事,想了想便问了她跟方远哲之间的事。粟薇薇纠结了半晌,将方远哲劈腿出轨以及两人已经分手的事说了。

“啥?那只白斩鸡居然敢劈腿出轨,我靠,老娘这就去做了他!”许清羽一掌拍在桌子上,杯碗发出一道道震颤巨响。她双手叉腰,一副要将方远哲吞下去的恶毒霸道模样。

周围无数道目光射过来,粟薇薇尴尬地拉扯她坐下来,压低声音:“你别那么激动,注意形象。”

想起自己现在是在部队里,哪怕没人看着也不能丢了部队的脸面。许清羽情绪平复了许多。粟薇薇无奈摇头,清羽的性格还跟大学里那样,率直爽朗,火爆耿直,也正是因为这性格相投,两人才会成为要好的朋友。

但她另一方面又为她担心,她们已经走出校园,再不复年少轻狂的恣意随便,而清羽如今又在部队里,以她的性格,要是不好好收敛起来,难免会吃多苦头。

“安啦,我做事你还不放心,自有分寸。”许清羽用力拍了拍胸脯,在粟薇薇目瞪口呆下,讪讪放开手,笑道:“哈哈,习惯了,平日里跟一大群爷们整天腻在一起,粗话也骂得,下手也不软。倒是你,说吧,方远哲那个负心汉怎么作死的?”

她没有隐瞒,一五一十地说了。

“这男人啊,也忒不是个东西了。”

“谁说不是呢。十个男人九个坏,还有一个没人爱。”粟薇薇想起刚刚看到纪程然与沈黎的一幕,深深觉得自己受了刺激,“算了,谁说女人这辈子非得靠男人过活,我就不信邪了,少了个臭男人我就活不下去。”

许清羽心有戚戚焉,听到她的感叹,脸色也黯了几分。

粟薇薇心生不妙:“是我失恋了,你忧伤个什么劲啊。对了,光顾着我,你和洛凯呢?”

“早就吹了,他觉得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一年到头待在部队里,既不能陪他看电影吃饭,又不能给他一个正常女朋友给他的关怀。我一怒之下就跟他分了……”

粟薇薇和方远哲,许清羽和洛凯,是广大那一届学生里数一数二的“神仙眷侣”。青春期的恋爱,轰轰烈烈,无所畏惧,相爱时可以爱得死去活来,不爱了,也可以一拍两散各奔东西。

相比粟薇薇和方远哲之间的小打小闹,许清羽和洛凯之间的爱情,更显得曲曲折折跌宕起伏。谁也想不到大大咧咧性格火爆的清羽,会喜欢上沉默寡言、好胜高傲的洛凯,更想不到一向讨厌女人接近的洛凯,会接受清羽的表白。

女追男的戏码,在郎多妹少的广大是很少见的。许清羽从追求洛凯,到表白,到两人交往,整整花了两年的时间。大三时,两人终于如愿在一起,本想着可以过上一段你恩我爱的缱绻时光,没想到这段恋情又遭到许家父母的阻挠,许妈妈亲自到学校找上洛凯,要求他离开清羽。

洛凯的高傲,清羽的坚决,最终使得这段恋情持续下去,在三番五次离家出走之后,许家父母终于无力阻挠他们。两人之间的恋情经过重重考验,不离不弃,终成为广大那一届众口传颂的佳话。

粟薇薇一度认为,就算全天下的情侣都分手了,许清羽和洛凯也绝对会相亲相爱直到海枯石烂。试想,无论是八卦电视剧还是言情小说里,哪对大学情侣在父母的阻挠下不分手的?

而洛凯能顶住许家父母的压力,勇敢坚持着这段恋情,可见他对清羽,用情至深。

却未曾想过,这段恋情,没有死在别人的阻挠和破坏,却折在了恋爱的男女手中。

“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粟薇薇夹了一只鸡腿放在她碗里。

“走一步算一步,就像你说的,谁少了个男人就活不下去了。正好部队给我三个月的假期,我打算到处走走,放松一下心情。”

她点点头,两个同病相怜的女人互看一样,差点抱在一起痛哭。许清羽擦了擦眼角,看着她认真说:“老娘现在总算发现了,再花言巧语的男人,都没一个死党闺蜜来得重要。薇薇,反正咱俩现在都是单身狗,不如凑在一起过日子算了。”

粟薇薇塞了一嘴巴变态辣土豆片,闻言泪流满面,“……好,国内领证可能有点困难,还有咱爸咱妈的思想准备谁去做?”

话音刚落,身后突然传来一道阴恻恻的声音。

“老婆,你要跟谁去领证?”

powered by www.35lightup.net © 2017 WwW.zhaoseo.net